沉默的病人(烧脑神作,世界上存在完美的婚姻吗)mobi,azw3

 

沉默的病人《沉默的病人》这部推理小说,小说家言和心理学的硬知识相结合,令人过目难忘。

最先提出“控制”这个术语的,是精神分析学家W. R. 比昂。它是用来描述母亲在孩子遭受痛苦时的应对能力。不要忘记,婴幼儿时期并不是什么幸福的时期;它是个充满恐惧的时期。在婴幼儿时期,我们被束缚在一个奇怪的陌生世界,不能正确地看待事物,对自己的身体总是感到惊讶不已,对于饥饿、放屁和排便都感到紧张,对自己的情感感到不知所措。我们实际上处于不堪一击的境地。我们需要母亲来抚慰我们的痛苦,需要母亲来解释我们的体验。正是因为她这么做了,我们才渐渐学会如何应对自己的身体和情感。但是,我们的自控能力直接依赖于母亲对我们的控制能力——如果她没有受过自己母亲的控制,就无法把她不懂的东西教给我们。一个不会控制自己的人,在今后的人生中,会不断被各种焦虑所困扰;比昂把这种情感恰到好处地称为“莫名的恐惧”。这种人会不断地从外部资源中寻找无法满足的控制——他需要喝酒,或吸食大麻,来缓解这种无休止的焦虑——这就是我吸食大麻上瘾的原因。

关于大麻在临床治疗中的应用,我已经谈过很多。我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曾经想把它戒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继续抽大麻让我不寒而栗。鲁思说过,采用强迫或限制的办法,根本不会产生好的结果,还说比较好的出发点是承认自己已经上瘾,既不愿意也不可能把它戒掉。她说,不管怎么说,大麻对我还是有作用的,等到有一天它不起作用了,也许我就能轻而易举地将它戒掉。

鲁思说得对。我遇上凯西并爱上她的时候,大麻就逐渐淡出舞台。我自然而然地坠入了爱河,不需要再人为地诱发一种好的心情。凯西不吸大麻,这对我很有帮助。她认为吸大麻的人醉生梦死,意志薄弱,四体不勤,生活节奏很慢——你戳他们一下,六天后才能听见他们“哎哟”一声。从凯西搬到我的公寓那天起,我就不抽了。而且,正如鲁思预言的那样,一旦我获得了安全感和幸福感,这个习惯就自然而然地离我而去,就像粘在靴子上干结的烂泥一样。

凯西的朋友尼科勒在去纽约之前举行了一次告别派对。如果我们没有去参加,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再抽大麻。当时凯西被她演艺界的朋友们缠上了,我发现自己成了孤家寡人。这时一个戴霓虹粉色眼镜的矮胖子用手推了我一下说:“来点儿?”他递过来一根大麻烟。我本想拒绝,可是鬼使神差似的,我居然没有拒绝。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心血来潮,抑或是下意识地对凯西进行报复,因为她强迫我来参加这场可怕的聚会,然后又把我一个人甩在一边。我环顾四周,没有看见她的影子。他妈的管他呢,我心想。我把那支烟叼在嘴里,开始抽起来。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原点——好像从来没有中断过。这么长时间了,毒瘾一直耐心地潜伏在我身上,就像一只忠诚的狗。我并没有告诉凯西发生了什么,将大麻的事置之脑后。但事实上,我一直在等待时机——六个星期后,这个时机来了。凯西要去纽约拜访尼科勒,前后有一周时间。由于凯西不在身边,加上孤单与无聊,于是我就向这种诱惑举手投降了。现在我已经没有上家向我供货,所以就像学生时期那样,自己去卡姆登市场。

出了车站,我就闻到空气中的大麻气味,还混杂着香料摊位和炸洋葱摊位的气味。我慢慢地走到卡姆登码头边的那座大桥上。站在那里,我觉得很不自在,还不时被桥上摩肩接踵的游客和青少年挤来挤去。

《沉默的病人》下载地址:

 

支付 ¥5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3%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