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历史mobi,azw3

女人身体被认定最能代表女性性徵的,是突出的乳房,却不是阴道,为什麽?因为是视觉优势的结果。乳房是公开可见的,在衣服材质后面若隐若现,在哺喂婴儿时会被看见,在歌咏乳房的艺术绘画中亦不时出现。阴道则是隐蔽、私密的,只是月经和生产时流血的管道,或男女交合时会使用到,但阴道无法以画作呈现。于是乳房胜出,成为女人身体的表徵。

恩格斯曾以一个国家的妇女社经地位的高低作为该国文明的指标,对本书作者来说,一个社会的文明指标则是:女人能不能从男人手中夺回对自己乳房的掌控权。换言之,女人是不是能够自主决定要不要穿胸罩、在大庭广众下袒胸喂奶、拒绝流行独断的「大胸脯」美感,甚至发现乳癌后自行决定要不要接受乳房重建手术。女人若开始拥有对自己乳房的诠释权,我们就能够让多元的声音展现:「庞大的乳房造成胸肩酸痛。」、「年轻时的乳房受过自己和情人爱抚时的愉悦。」、「喂乳时的肉体快感。」、「老女人的乳房懒惰地躺著休息。」、「乳癌带来的痛苦。」、「乳房切除后,装或不装义乳?」当很多女人能够倾听自己乳房的感受,关心自己乳房的健康,认识到每个女人的乳房都有特色,没有好坏高下之别,就会逐渐有能力拒绝别人(男性、媒体和色情工业)操纵它们。

文艺复兴时期,女人为了防止乳房变形,常雇用奶妈哺育孩子,打从中世纪末期起,法国与义大利上流人家便流行聘用奶妈,那时候都是让奶妈住到家中。到了文艺复兴时期,多数人家则是将孩子送到乡下奶妈家(大户人家例外)扶养,为期十八个月到两年。我们不知道这构不构成忽视孩子,因为我们不清楚他们多久探望孩子一次,还是从不探望。对当时的贫穷女人而言,做奶妈是天经地义的事业,多数女人至少同时哺育两个孩子,一个自己的,一个旁人的。由于哺乳可以避孕,奶妈制度的风行可能控制了工业时期以前欧洲低下阶层的人口数。

相反的,上流社会并不鼓励母亲授乳,因为孩子是财富的象徵,多多益善,儿子可以继承头衔、财富与产业,女儿则是豪门联姻的工具。更重要的,那个时代的孩童夭折率极高,一个家庭死掉半数小孩,十分平常,富裕人家的主妇因而要多多怀孕生子,以确保家产传承有人。

当时的习俗排斥哺乳期间行房,因此做丈夫的也倾向雇用奶妈。古时,人们认为母乳来自阴道的血液,从子宫流到乳房,变成乳汁,哺乳期间性交会污染乳汁,使乳汁凝结,甚至杀死成形中的胚胎。站在审美观点,多数男人也不喜欢看到老婆奶孩子的模样。从古代女神到圣母马利亚,哺乳都是一种神圣形象,却不为文艺复兴时期的上流女人所喜,她们屈服于当时的价值标准,嚮往年轻乳房所代表的情色美感,只好将小孩交给奶妈哺喂。

医师、教士、传道者、卫道人士则大力抨击奶妈风潮,当时许多文献主张哺乳是母亲的天职,奶妈是危险的替代品,绝对无法取代生母。费尔(Thomas Phaer)的《儿童之书》(Boke of Children, 1545)是英国第一本探讨儿童疾病的学术著作,他在书中说:「女人天生需要哺育孩子,她们也喜欢亲自喂奶。」武断的卫道人士甚至指责不愿哺乳的母亲有罪,尤其是德国与英格兰地区,这两地的新教改革者均有十分严苛的道德标准。

下载地址:

支付 ¥8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6%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