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mobi,azw3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葛詹尼加對意志的大哉問
Who’s in Charge? Free Will and the Science of the Brain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mobi,azw3什麼是自由意志?我們的腦分成左右兩半,會不會有兩個自由意志呢?左右腦不會打架嗎?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葛詹尼加,將在本書一一為你解答!

本書涵蓋神經科學、心理學,甚至探討了腦科學所涉及的道德與法律層面。跟著大師的思考脈絡探尋「自由意志」與現代社會的關係,真正理解「自由意志」所代表的意義。

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葛詹尼加,在《大腦、演化、人》中問了「是什麼關鍵,造就如此奇妙的人類?」之後,再次提出關於人類生命本質的大哉問。他在這本發人深省的書裡,透過尖端的科學研究,深入淺出地探討各種和自由意志有關的問題:
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大腦嗎?我有可能叫大腦別再胡思亂想了嗎?
我們的腦分成左右兩半,會不會有兩個自由意志呢?左右腦不會打架嗎?
我們如何做出選擇?是我們的靈魂在主導一切嗎?

不同種類的神經元

幾年前,我想知道有沒有人認為不同物種間的神經元細胞會有差異,或是認為它們其實都是一樣的。我問過很多頂尖的神經科學家這個問題:如果你在記錄一塊腦部海馬迴切片的電脈衝,但事先並不知道這塊切片是來自老鼠、猴子,或是人類,你能分辨其中的差異嗎?當時大部分人的反應都和我得到的這種答案一樣:細胞是細胞,就是細胞。細胞是處理過程通用的單位,蜜蜂細胞和人類細胞的差別只在於大小而已。如果你用對方法比較老鼠、猴子、人類的神經細胞,就算你會通靈都沒辦法分辨其中的差異。但是現在,就在過去的十年裡,出現了一種異端的看法:所有神經元都不是相同的,有些種類的神經元可能只有在特定的物種身上才會發現。除此之外,某種特定的神經元可能會在某種特定的物種身上,表現出獨一無二的特質。

一九九九年,神經解剖學家普尤斯與同僚在枕葉的主要視覺皮層,發現了神經元排列的第一項微觀差異證據。他們發現,人類皮層四A的神經元構造與生物化學都和其他靈長類不同。這些神經元形成的這一層,是經由枕葉的視覺皮質,將物體辨識資訊從視網膜傳遞到顳葉系統的一部分,在人腦中形成了一個複雜、類似篩網的模式,而不像其他靈長類那種簡單的垂直模式。這是出乎預期的,因為就像普尤斯所說:「在視覺神經科學裡,認為獼猴和人類間沒有什麼重大差異的主張,相當於一種不可動搖的堅定信念。」60普尤斯推測,這種神經元排列的演化改變,可能就是人類偵測在背景前的物體能力較為優越的原因。

這項發現後續的深遠影響還涉及另一項事實:我們對視覺系統的構造與功能的大部分了解,都來自於原先對獼猴的研究;然而如先前所提到的,這一項發現,以及其他顯示皮質多樣性的發現,至少都如普尤斯所說的那樣,讓科學家感到相當為難。神經科學家對於神經元架構、皮質組織、連結,以及所造成的功能的類化基礎,都是針對獼猴和老鼠這些少數物種做的研究,可是這樣的基礎有多大的缺陷尚未確定,而且也不僅限在視覺系統方面。

甚至連腦的基礎積木,也就是長得像賀喜巧克力的椎狀神經元都受到檢視。二○○三年,在比較神經科學研究椎狀神經元的跨物種共通性受到讚頌的十年後,澳洲的艾爾斯頓再度肯定了卡哈爾原本的看法,讓我們重新注意到這個論點。就像普瑞馬克擔心比較不同物種行為時,相似性會被詮釋成同等性,艾爾斯頓也沉痛地表示,當比較神經科學家研究哺乳動物的大腦皮質時,「『相似』很不幸地被很多人解釋成『相同』」,繼而塑造出一個廣為接受的概念:不同物種的皮質全都一樣,都由重複的基本單元所組成,而這個基本單元是所有物種都相同的。61這種說法對艾爾斯頓來說並不合理,他懷疑:「如果在通常代表認知處理過程區域的前額葉皮質的迴路和其他皮質區的一樣,那麼它要怎麼執行人類心智活動這麼複雜的功能?」卡哈爾也覺得這不合理,一百年前的他在畢生研究後做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腦並非由相同的重複迴路所建立。

艾爾斯頓與其他人發現,前額葉皮質椎狀神經元的基底樹突在分支模式與數量上都比其他皮質區域來得大。這些樹突讓前額葉皮質的每個椎狀神經元連結度,都比腦部其他地方的椎狀神經元來得高。這應該表示,比起腦中其他部位的神經元,前額葉皮質裡的個別神經元能夠在較大的皮質區域中,接收更多、更多樣化的輸入。的確,椎狀細胞的差異並不僅局限於區域的差異而已。艾爾斯頓和同僚都沒有通靈,但他們發現在靈長類當中,椎狀細胞結構的顯著差異形成了它的特色。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mobi,azw3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