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人种的崛起(附《赤裸裸的共产党》下载)

当有人着手用自己的形象,来塑造其他所有人类的时候,真是一件恐怖可怕的事情。而这种事,竟成为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全力以赴的野心及目标。 他倒不是想让人人跟他平等,事实上,事态刚好相反。 他想建构的意象是一个人形巨像,由马克思当大脑及建筑师,其他人当耳目、手脚、喉舌,为他服务。 换句话说,马克思打量这个世界,梦想着有朝一日,全体人类可以被外力挤成一个巨大的社会意象,完全符合马克思梦想的完美社会。

为达成这一个目标,马克思要求两件事:首先,完全消灭异议,推翻所有现存政府、经济体及社会。 他写道,「如此,我才能以造物主之姿,跨过废墟!」马克思要求的第二件事,则是新品种的人类。

他设想的人种,要能够接受严格控制、人为制约(Pavlovian),这些人的心思,可以由主子给的信号,马上引发行动。 他要的人类,不再仰赖自由意志、伦理、道德或良知来指引。 或许马克思自己都不太了解,自己打算创造的这种人类,其思想受制程度,很像罪犯。

饥渴于权力的人梦想造出这样的人种,已经有四千年以上的历史。 宁录(Nimrod)提出其设计,柏拉图加以粉饰,圣西蒙(Saint Simon)让它升华—现在,马克思把它给具体化。

今日,这种罪犯式的人类行走于地球上,数量已足以征服国家或大陆,足以改变法律及边界,足以决定战争或和平。 学名大可称之为「人属马克思种人」(Homo Marxian),俗名马克思人(Marxist Man)。 马克思很明白地说,要让这个人种成为二十世纪的唯一人种。 

人属马克思种人让其他人类既害怕又迷惘,原因在罪犯式的心灵,其反应方式,不是正常人能料想到的。

举个例子,假设有个殷勤好客的人邀请一个以犯罪为业的人到他家共进晚餐,那位眼珠乱转的客人可能会打量各色上选菜肴、昂贵银器及亮晶晶的酒杯,完全没领会到主人想传达的温暖友谊及诚意。 事实上,惯犯心中可能会认定,主人不仅心肠软,还头脑笨。 最后,他会判断说,如此心软又愚笨的人不配享有这么多好东西。 所以客人会利用当晚的其他时间,思考如何在当天深夜回头,偷光请他吃饭的主人的一切财宝。

任何熟悉过去一百年共产党高层人士历史的人们,能够马上看得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们身上。 二战时,苏联明目张胆地利用美国的友谊与慷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人属马克思种人让所有想跟他合作的人感到迷惘,因为他不按牌理出牌,因此难以预测。 然而实情是这样的:马克思人已把自己的思维,将他的思想降低到原始自然界中最低的价值共同点。 他只靠自私求生的丛林法则而活。 谈到这些价值,他可是算计到精准的程度。 不管碰到太平还是乱世,他的反应一向很原始,因此可以预测得到。

因为人属马克思种人认为自己完全是由尘世造就的,于是认为自己没有别的角色。 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有灵魂,否定了自己的不朽能力。 他相信天下没有造物主,人生在世没有理由或目的,纯粹只是自然力量误打误撞,意外凑合在一块的原因。

本文节选自《赤裸裸的共产党》一书。点击下面链接可以下载本书的电子文档。

下载:《赤裸裸的共产党》

《马克思人种的崛起(附《赤裸裸的共产党》下载)》上有2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