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西藏史:1955–1957(pdf)

現代西藏史1957–1959 | 梅・戈爾斯坦

現代西藏史:1955–195(pdf)梅•戈爾斯坦(Melvyn C. Goldstein)著 • 彭雲 譯。

如果不了解1950年代,讀者就無法全面理解中國和達賴喇嘛之間錯綜複雜的當代關係。

本書是梅.戈爾斯坦現代西藏史系列的第三部著作,檢視了1955年到1957年這一關鍵時期的諸多事件。在這段時期中,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在拉薩成立,四川省發生了一場波瀾壯闊的藏族起義。藏人反共流亡團體哲堪孜松成為一個重要角色,他們秘密保持着與多方的幕後聯繫,包括印度情報局、達賴喇嘛的大管家、美國,以及臺灣。在西藏,范明主持拉薩的西藏工委事務。他發動了「大發展」,招募數千名漢族幹部到拉薩為民主改革做準備。這一行動被毛澤東果斷制止,中央啓動「大收縮」,把這些人送回內地,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終止了有關西藏改革的討論。戈爾斯坦利用從未曝光的中國政府文件、已出版與未出版的回憶錄和日記、中國與西藏重要參與者珍貴且深度的訪問(包括達賴喇嘛),提出對當時事件與主要參與者精闢的洞見。戈爾斯坦糾正事實錯誤與誤導的刻板看法,從發掘出的資料所揭示的微妙中藏關係,是此前所不能想像的。

在戈爾斯坦[Goldstein, Melvyn C.J] 1989年和戈爾斯坦[Goldstein]2007年(《卷一-》和《卷二》)中沒有提及的、由一位曾供職於西藏工委的重要中國幹部提供的新資訊,改變了對「人民會議J起源的理解。現在我們知道,成立人民會議的主意並非來自拉薩的「人民會
議」實際初期領導,而是來自噶倫(索康和然巴)。1951年簽訂《十七條協議》時,他們陪同達賴喇嘛在亞東,當時北京向亞東發送了一-份副本。這位前幹部解釋道:收到[北京]電報之後,索康、柳霞和夏格巴舉行過一次討論,由索康主持,他說:

「現在《十七條協議》已經簽了….所以我們[政府]不能說[我們)不同意。但我們也不該同意。既然共產黨那麼聽「人民」的,還說黨和解放軍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等等都是服務於「人民」,那如果我們以人民的名義提出意見(qwsrn西工),或許就能改變一下[《協議》]」。

……

這些非上層人士,如《卷二》中所述及,確實以「人民」的名義向中國人提交了一份請願書,要求他們撤出西藏。然而這並沒有改變《十七條協議》,也沒有造成中國人撤軍,但它在拉薩造成- -場危機,更幾乎以流血告終,繼而為西藏政府不落實《協議》中許多不受歡迎的條款,如成立軍政委員會等,鋪平了道路。最終,噶廈迫於中方的壓力,正式駁回「人民J請願書,同時達賴喇嘛也在一份以他名義頒布的敕令中,宣布禁止人民會議。
普通「民眾」主動參舆西藏政治這一想法,也來自十三世達賴喇嘛幾十年前播下的種子。他在1932年,即他去世前一年,寫過一篇文章,通常稱為他的「政治宣言」或「最後遺囑」。在其中,他警告未來的共產主義到來會威脅西藏的生存,並呼籲全體藏人,包括上層和非上層,共同追求公共利益,正如下述引用表明:

當今時代蔓延着五大退化,尤其是紅色制度。在外蒙古,禁止尊找哲布尊丹巴(烏爾格[後改名烏蘭巴托]大喇嘛)的轉世:沒收寺廟財產和供奉;強迫喇嘛和僧人參軍:毁滅佛教,不留任何身份記號……

未來,道片珍寶的政教合一制度的土地上也會從內部或外部強迫這一紅色制度。如果在這一事件中我們未能保衛土地,神聖的喇嘛包括殊腾的父子(達赖喇嘛和班禪喇嘛]也會被消滅,不留姓名;用於宗教服務的轉世喇嘛和寺廟的財產供奉將會被洗劫。更有甚者,我們來源於三大法王的政治制度會只剩下空名:我的官員會被剝奪財產,面臨恐懼和悲惨.無法度日。此種時代必將到來……

現代西藏史:1955–1957(pdf)

《現代西藏史 1957–1959》第四卷(pdf)文件在这里

 

或者:

支付 ¥15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7%的内容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