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考古记(套装共四册)mobi,azw3

华北考古记(套装共四册)(“汉学巨擎”爱德华•沙畹学术奠基之作,中文本首次出版! 中国遗址首次实地考察的第一手学术考古报告!)

华北考古记(套装共四册)(“汉学巨擎”爱德华•沙畹学术奠基之作,中文本首次出版! 中国遗址首次实地考察的第一手学术考古报告!)

《华北考古记》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考古文献,同时也是中西学术交流的历史见证。1909年本书法文版面世,中国的登封三阙、孝堂山、武梁祠、龙门石窟等遗址由此进入西方学术视野,成为世界汉学及东方艺术史研究的重要课题,中国金石学也首次被纳入法国汉学的研究领域。同时,西方现代考古学方法也为中国学界所重视和运用,推动了中国传统金石学研究的发展。

祠堂

祠堂是一座小神殿,通常建在陵墓前。人们在祠堂的供桌上或在墓主人的雕像前摆上各种供品,于是这类建筑就被称为“祠堂”。[2]由于死者地位不同,祠堂的规模也有很大差别,大部分祠堂是用五块石板垒起来的,武梁祠堂就是其中的一例(武梁祠堂始建于公元2世纪中叶),有关武梁祠的资料我们手中有一些,但却十分零散:有一块石板(图77。图片编号均为原著编号,以下不再一一说明。——编者注)应是祠堂的背墙,另外两块石板(图75和图76)为祠堂的侧墙,还有两块石板(图78和图79)是祠堂的屋顶,祠堂的前面是敞开式的。武梁祠的画像石以及在山东省其他地方挖掘出的画像石都应该是这类祠堂所用的石板。

有两座祠堂至今保存完整,而且依然坐落在原址上,它们的规模都很大,是两座非常有名的祠堂。其中一座祠堂建在孝堂山顶的道观里,孝堂山位于山东省肥城县西北约六十里,我们将在后文详细介绍这座祠堂(参阅图44),在此仅说明一点:祠堂前面用一人多高的石板封了起来,祠堂背墙有四米多高,用两块巨大的石壁垒起来,祠堂侧墙宽232厘米,高224厘米。关野贞先生[3]还特意绘制了详图,并发现有两条地下通道[4]从祠堂下穿过,通道一直延伸到祠堂前面,并将祠堂后面与墓冢连在一起。

另一座汉代祠堂依然保留在原址[5],但保存得不如孝堂山的好,祠堂坐落在山东省南部的金乡,位于县城以西四里远的地方(图911—图913)。祠堂地面建筑一半已塌陷于地下,西半部的屋顶也不知去向(图911),而东半部仅存半个屋顶,仅见四块长215厘米,宽26厘米的石板,每块石板相当于两条平瓦,平瓦接缝处用筒瓦衔接起来。祠堂背墙(图912)长约4米,由5块石板垒成,其中一块已遗失。祠堂侧面长4米。祠堂正面朝南,完全敞开。祠堂后面,即朝北的那一面,沿地面有一条石道的盖顶,石道大概是从墓穴通过来的,墓穴距离祠堂约30米远。如果参照关野贞先生就孝堂山祠堂所作的分析,这条石道要从地下穿过祠堂,一直通到祠堂的前面。祠堂的内壁雕着石刻线画,这种石刻线画很难做成拓片,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一些拓片,并参照拓片描绘出几个人物的线条画(图1180—图1184),这些线条画非常好看,很像汉语书籍里的插图,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些人物究竟代表着什么。实际上,尽管人物画的线条很简洁,但画面却显得格外流畅,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华北考古记(套装共四册)mobi,azw3

或者:

支付 ¥10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7%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