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和性行为:一种批判理论的99条断想mobi,azw3

性欲和性行为:一种批判理论的99条断想(全2册)【舞蹈家金星、社会学家李银河推荐!继弗洛伊德、福柯之后的性学理论大师福尔克马·西古希的力作】

性欲和性行为:一种批判理论的99条断想mobi,azw3。西古希总结了自己50年以来研究、教学、治疗的工作和经验。这部著作提供了对当代各种性形态的一种深刻观察。

弗洛伊德的性理论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了。从那时到现在,理论的内容已经有了很多改变。今天,性,已经不再是迷茫和革命的伟大隐喻。伟大的性学家福尔克马?西古希通过本书提出了性学理论。这本书是领域内首次涵括了我们所处时代的新性学——因特网、性门户、性冷淡,新性别——变性、性别模糊以及新的表现形式——多元之爱(多重伴侣关系)、恋物癖等方面的内容。当然,历史上出现的形式,如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性虐待以及恋童癖,也在书中作了详细讨论。

性商店

性的碎片式、切割式和生活方式的弥散化,至今主要是通过性的商业化来实现的。这里的关键词语是:色情和性产业作为商品审美的应用服务化。性产业化的测试点曾经并且现在仍然叫作性商店。性商店是我们的文化因没能成功发展出一种爱的艺术或是说情欲的艺术,而得到的一种回报。我们不是去创建一种爱的艺术,而是去建构或制作婚姻制度和优生学,性革命和性教育,色情制品和性科学,而这一切在相互之间常常只有很细微的差别。我们应当从这些测试点中寻找出,性是怎样一步步先是成为男人可以购买的商品,最后(虽然是缓慢地)一步步也成为女人可以购买的商品。新性的世界究竟是油漆、皮具、乳胶、橡胶,或是聚氯乙烯、阴茎环、阴道球、假阴道和假阴茎、性感内衣、(涂上蜂蜜或巧克力的)甜美乳房,或是高跟鞋、惩戒和施虐器具、紧身胸衣,或是灌肠剂、色情摄影、凶星真龙怪物影片,或是色情漫画、裸体观看、恋物癖图片,或是色情光碟、性娃娃,还是性机器人?

令人感到疯狂的是,性作为一个产业仍然一如既往被立法者蔑视为是一种反文化的脱轨。但在事实上,它已经成为我们文化中一个既合乎逻辑又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它并没有超出我们文化的框架。它所提供的关键信息在我们的社会中有着普遍有效性。它所传递的第一信息是:一切都是可以买卖和消费的,这一切之中也包括性欲性行为和性快感。它传递的第二信息是:并不由道德和政治决定,而是由市场决定,究竟什么可以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中。因为我们社会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可以作为商品出售,因而也就会被制造和生产出来。按这一原则,一切都可以购买、消费并因此而销毁。

几十年前,在我这个所谓专家的推动下,德国最高法院曾研讨过这么个问题:性趣用品是否会触发一种非自然的性高潮?当时的德国社会状况是,一方面有700名警察参与了抗议亨利·米勒(Henry Miller)色情小说(Opus pistorum,又译成《北回归线》)在德国的出版发行,另一方面是城市商业管理处正在视察专放色情电影的各个单间。在今天,对性产业的审查和授权、禁止和药物化的各个职能机构,已经手拉手走在一块。最高声的禁止和追究,通常就是(曾经是并且现在仍然是)最好的广告。这就会使许多人因为好奇而最终想知道,这本肮脏的小说中究竟写了什么或是想知道那个假阴茎真的能制造绝对超级的性高潮?

……

政治色情与色情爱好者和反色情者的虚伪

鉴于当前出现在我们中的大众色情制(作)品既无思想精华也无情趣水准的状况,那么在几百年前的色情制(作)品居然能够有意识地在传递一种政治信息的这么个事实,无疑是颇为令人惊讶的。那时,当现代欧洲的色情业在意大利、法国和英国开始成为一个独特的艺术流派和产业之际,最晚自彼得罗·阿雷蒂诺(Pietro Arentino)在1527年发表的《淫荡的十四行诗》(Sonetti lussuriosi)和在1534年和1536年发表的《合理谈判》(Ragionamenti)之后,这类色情文学作品和文字也就拥有了政治的意义,也许甚至可以说政治已成为这类作品第一层面上的意义。这类作品通过详细描述那个时代统治者的道德堕落,败坏这些人的威望,以达到批判当时社会关系的目的。这类作品通常把宫廷女仆描述为妓女,把教士描述为鸡奸者。但又把这些宫廷下人和教士的淫荡,上升为是受人道主义和科学革命思想启发的反封建行为。这类作品的作者常常从阴道、阴茎和屁股的混合中,引申出关于“性交和鸡奸的知识,扩展自然科学知识的影响”。曾是意大利锡耶纳(Siena)贵族艺术学院(Accademia degli Intronati)成员的安东尼·维格纳利(Antonio Vignali)在1525年和1526年间创作的《卡扎尼娅》(La Cazzaria,也有译为《挑刺》),其实最恰当的译名应当是《阴茎协会》。

当时在文艺复兴的意大利或是在大革命前的法国,都已存在着贯穿着一种有着学院式或是说有着一种哲学思想特色的色情艺术作品。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思想家都撰写过淫荡的作品,比如狄德罗(Diderot);那个时代不少革命者同时也是色情爱好者,比如米拉波(Mirabeau);而在1748年完成的既富有思想又充满淫秽内容的作品《哲学家泰蕾兹》(Therese philosophe)中的女英雄(主角),实在无法做出决定,是叙述性冒险故事能给她带来更多的乐趣,还是作为一个哲学家。在法国大革命之后,那些道德家和出版监审人员仍将一切被认为有极端和颠覆性倾向的政治、哲学和淫秽文章通通都扔在一个锅里。艾蒂安-加布里埃尔·裴格诺(Etienne-Gabriel Peignot)收集进1806年在巴黎发表的目录学中的一些最重要的文学著作,也因此被审查、删除或焚烧。朱利安·奥弗雷·拉·美特利(Julien Offray de la Mettrie)的《人是机器》(L’homme machine)和萨科·乔伊尔(Nicolas Chorier)的《淑女学院》(L’academie desdames),也未能幸免。

乔伊尔可能是第一个在今天的词义上运用了色情作品这个词:性淫荡的描述。这个词的第一次出现,是在雷斯蒂夫·德·拉·布列塔尼(Restif de la Bretonne)1769年发表的《关于色情作品》的论文中,他从这个词的字面意义上运用了这个词,即用来描述妓女。这个词的现代意义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法国得以普遍认可。正是在那个时代,也设立了《地狱》(Collection de L’Enfer)系列在国家图书馆的秘密收藏,它的副本则被保存在英国私人图书馆,虽然现代的色情(制)作品没有它的公开性是无法想象的。《牛津英语词典》在1857年第一次列出了“色情作品”这个词条。(性欲和性行为:一种批判理论的99条断想)

性欲和性行为:一种批判理论的99条断想mobi,azw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