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三部合集)mobi,azw3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mobi,azw3。【中華民國輸到只剩台灣,是因為蔣白失和造成?】【蔣白失和是因為戰略不同造成?】【按兵不動與電報逼宮是怎麼回事?以史料證據和謠言抹黑直球對決!】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要解開這個遺憾和謎團,同時要以政略戰略的高度,回答一個關係億萬人命運的大哉問: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

本站似乎已經有一部還是兩部這本白崇禧的書,這一部是上中下合集的,全部包括的。

遺恨失東北

往事追維,
真令人痛心疾首者也。
——白崇禧一九五六年致蔣介石密函

一九四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晚間,派赴東北四平街督戰的白崇禧,由前線趕回南京,參加蔣介石官邸的軍事會報,報告當前戰況。

會議結束後,白崇禧呈交給蔣氏一份「意見報告書」。報告書共八頁,寫在「東北保安司令長官部政治部用箋」上,由白氏前一晚親自以鋼筆繕就,全文共一千四百餘字,有幾處增補塗改。

通篇文字,流露出一種「時不可再」、良機稍縱即逝的急迫感:國軍於四平街一戰大獲全勝,擊潰林彪部共軍,「倘能一鼓掃蕩,不難根絕,若予以喘息機會,任其利用山岳地帶及裹脅伎倆,並獲得北滿豐富資源,及與外力成犄角之勢,則東北前途恐將不免釀成南北朝之局勢。」因此,要解決東北問題,「必須另籌有效辦法,下最大決心,在最短期間,謀徹底解決。」

白崇禧在報告中建議:在軍事上「立即編組民間武力」,「為爭取時機」,迅速選派幹員過松花江,收編東北偽軍,掩護黨政發展;並求在最短時間內,恢復瀋陽兵工廠生產。行政方面,「東北各省市主席市長人選,應立即調整,選忠勇堅貞、具備軍事知識、適於處亂應變之人員充當。」財政方面,一切舉措,都應以「爭取時機」為著眼,不能拘泥於普通法律程序,「以免貽誤事機」。最後,蘇聯及中共在東北發行的各種貨幣票券,「應立即停止使用」,改為就地印製流通券,作為替代。1

這份報告,是在軍事上獲得重大勝利之後,對東北提出的緊急建言。通篇提到「時機」、「立即」、「以免貽誤事機」等時效字眼,共十二處,顯示國共東北戰爭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白崇禧為何與東北戰事發生關係?白在關鍵時刻提出的建言有沒有被蔣採納?東北國軍從此時的大獲全勝之局,又怎麼會落得兩年半之後的滿盤皆輸?一切都須回到抗戰勝利時說起。

……

一九三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台兒莊大戰前夕,蔣介石率白崇禧等人飛抵徐州,與李宗仁會商後合影。蔣於當天離開,命白留下協助李策劃會戰。蔣、李、白三人此時正同心協力,在萬千困難中尋求抗戰的第一次勝利。

副總統選戰

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午後,首都南京。

收音機即時播報副總統選舉開票,結果揭曉:李宗仁當選副總統。行政院會計長陳克文和秘書長甘乃光相偕到大方巷二十一號國防部招待所,向暫住在這裡的李氏道賀。「賀客盈門,爆竹滿地,煞是熱鬧。李太太(郭德潔)站在門(口)迎送客人,李先生在會客室內給新聞記者層層包圍著。」兩人乘隙和李握手,說聲恭喜,趕緊告辭出來。

走到門外,陳克文對甘乃光說,他們不該只錦上添花,於是轉往競選落敗的孫科寓所慰問。位於武夷路的孫氏官邸,雖然門前停了不少汽車,來客眾多,氣氛卻截然不同。敗選的孫科不見來客,由夫人陳淑英在會客室代為周旋。孫夫人見到甘乃光便說:「爭你的一票,也爭不到。」又說:「也好,選了李先生,孫先生可以減輕一些責任,李先生說他要收回東北,這責任是他的了。」陳克文隱約有一種感覺:儘管他與甘乃光並沒有積極為李宗仁奔走拉票,但是因為廣西籍貫的關係,他們竟也被中央看成是「桂系」人物了。

不久,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長陳立夫來了。在場的擁孫國大代表沈慧蓮生氣的對他說:「恭喜你,恭喜你的組織部沒有組織。」責怪黨中央未盡全力為孫科助選。陳立夫聽後只能苦笑。1

李宗仁當選副總統,使桂系和中央之間的互信瓦解,也讓白崇禧與蔣介石的關係發生重大變化。這一切須從李宗仁決定參加副總統競選時開始說起。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三部合集)mobi,azw3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