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mobi,azw3

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
The Big Four: The Curious Past and Perilous Future of the Global Accounting Monopoly

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mobi,azw3。談到19世紀英國大型企業倒閉潮,間接促成會計業因審計服務崛起; 乃至20世紀大型會計師事務所涉足管理諮商、稅務服務,導致球員兼裁判的疑慮; 來到21世紀當今,因科技衝擊、中國市場失利,四大面臨轉型危機。 《會計帝國》談的,不只是四大的前世今生,同時也是全球政治、經濟、產業市場背後運行的世界。

是自由市場的良心?還是白領詐欺的幕後推手?
審視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演化與角色,揭開資本主義世界鮮為人知的一面。

寡頭遊戲

回溯到幾世紀前至今,俗稱「四大」的德勤(Deloitte)、安永(EY)、畢馬威(KPMG)和普華永道(PwC)有著一段精彩輝煌的歷史。一則則積累財富、權力與運氣的故事,更是打動人心。事實上,我們現在如何工作、如何管理、如何投資,以及如何治理等等各種生活的層面,都深受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影響。

這些事務所獲得了許多稱號與評價:資本主義的最高祭司、權可敵國、公共利益的捍衛者、自由市場的良心、企業誠信的英雄、優質的看門狗、毫無威脅的寵物犬、必要之惡、制度性寡頭壟斷、血汗企業、財富的會計師、白領詐欺的幕後推手……這四間事務所都是功成名就的企業,發展過程更是扣人心弦。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是一樁樁繽紛絢爛的商業成功傳說,同時也暗藏著道德妥協、職業焦慮、手法拙劣的投機、藏汙納垢的黨羽、吃相難看的企業聯姻、惡名昭彰的利益關係與晦澀難懂的儀式。

在這個看似有些枯燥、而且聲名狼藉的領域,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就像天之驕子,也是會計界最輝煌的成功案例。二○一一年,他們的總營收引人注目地突破一千億美元大關。自此之後數字更是持續攀升,並於二○一六年突破一千三百億美元,約全球排名三十。在普華永道於二○一七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惹出那場烏龍之前1,該公司與迪士尼、Nike與樂高共同入選全球十大「最具影響力」品牌。

倘若我們將在全球擁有近一百萬名員工(不含外包)的四大視為一體,無庸置疑,四大絕對是世界上最卓越的雇主之一。他們直接雇用的員工人數,比俄羅斯軍方的現役軍人還要多。要是把曾在四大工作過的員工也計算進去,更是數不勝數。四大過去的員工們,有些進入其他專業服務公司,有些則成為業界、政府部門的資深要角。部分前員工完全遵照「四大作風」行事,有些則是反其道而行。

普華永道的前合夥人吉勒斯(Paul Gillis)是這麼描述四大的:「超國家組織,本質上全然不受國土邊界所限制,完全超越那些以國家主義主張或以國為本、企圖約束管制的規範。」會計業界巨頭相互合併,締造出當今金融體制與民主形式。而在那些民主程度較低的開發中國家,或近期躍升為已開發的國家,他們也非常享受當地逐漸發展茁壯的商業連結。像在中國,這些公司成為經濟成長的代理人,也是最熱門的監控目標。

……

商賈之國

被世人稱為「痛風者」的皮耶羅.德.梅迪奇(Piero de Medici)生於一四一六年。一四六四年,他的父親過世,四十八歲的皮耶羅便繼承了那名聞遐邇、經營狀況良好且獲利可觀的家業。皮耶羅的父親是赫赫有名的柯西莫(Cosimo de Medici),祖父為喬凡尼(Giovanni de Medici);梅迪奇銀行在他們兩人的手上,從家族事業搖身一變,成了全歐洲最重要的私人企業,也是全球最大的銀行。

梅迪奇銀行的總部位於佛羅倫斯,也就是托斯卡納的首府。在中世紀晚期,佛羅倫斯不僅繁榮興盛,更是全球的金融中心。大型金幣佛羅林(florin)最早就是在這裡發行的,並以此地為名;這種貨幣在歐洲廣泛流通,也為佛羅倫斯增添了幾分威望。

與中世紀晚期許多歐洲城市不同,佛羅倫斯是由商人家族,也就是梅迪奇銀行所統治。梅迪奇銀行的一舉一動與整個佛羅倫斯地區交織在一起,盤根錯節的程度甚至令人難以區分銀行與國家的界線。柯西莫過世後,皮耶羅不僅掌管了梅迪奇銀行,實質上更統治著佛羅倫斯政府。

儘管梅迪奇銀行的起源被各種神話與謠言所籠罩,但最早可能源自一個犯罪組織。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貨幣崛起》(The Ascent of Money)中寫道:「一三九○年代以前,與其說梅迪奇是銀行家,不如說他們像一群幫派份子:他們是不太起眼的地方角頭,以低劣的暴力行為聞名,而非高端融資」。美國歷史學家吉恩.布魯克(Gene Brucker)深入研究該家族的犯罪性源頭後,發現在十四世紀中期,就有五起梅迪奇家族成員因謀殺罪名而被法院判處死刑的實例。而每一次,梅迪奇家族都憑著雄厚的財富資本,讓家族成員洗刷罪愆。除了謀殺案件,布魯克還找到了一份犯罪記錄,上頭記載了梅迪奇家族成員在一三四三至一三六○年間所犯下的其他暴力罪行。

殘酷無情或許是早期梅迪奇銀行之所以能成功的兩大因素之一,但另一個因素就沒有那麼駭人:他們採用複式簿記會計法。倘若皇室會計法本質上屬於封建思想,那麼複式簿記的本質就是資本主義。對於所有權分散的擁有者和索賠者而言(如托斯卡納商業合夥制度下所有權分散的擁有者),複式簿記是個計算並分配獲利的理想辦法。這也正是中世紀晚期,佛羅倫斯商人在複式簿記的發展與使用上,扮演關鍵角色的原因。早在一三四○年,佛倫羅斯的商業組織就採用複式簿記會計方法了。

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mobi,azw3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