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朱大可先生的大作,是登在《南方周末》上面的一篇关于汉字的文章。题目是《汉字革命和文化断裂》,光看题目,很是宏大,再看文章,果然宏大。把简化字的来龙还有可能的去脉说的清清楚楚,还提到所谓“简化字的原罪”,眼看就要给简化字判死刑了。不过,朱先生虽然是教授,却并不能随着自己的意思就来定罪判刑。所以,对于简化字目前的命运,我倒是很放心的。
现在,也许是我们国家强大起来的缘故,国民意思仿佛颇高涨了许多。比如前不久就有几个仿佛是学者的人,写了一部奇书,名字也很宏大,很牛逼,叫做《中国不高兴》,,仿佛是要对世界怎么着的意思。据我所知,我们中国,虽然有时候会不高兴,但还远没有到一不高兴就对别人怎么着的地步。古代讲侠士,“一言不合,拔刀相向”,那样好看的侠现在时没有的了。只有流氓,一言不合,就要踢翻人家的桌子,打破人家的鼻子,这样的情形,倒很像今日之美国。自然惹人讨厌。中国虽然不会打人,但依着那些“学者”的意思,“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这样也会惹人讨厌的吧?其实这样的把戏,早在多年前,就有人玩过了,那时叫做《中国可以说不》,很受国人追捧,仿佛真的说了许多“不”一样,结果却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单单是出版商赚了很多钱,如此而已。经过几年的积淀,从说不,到了不高兴,脾气是越来越大了。也仅仅是耍耍脾气而已。
中国不但要不高兴,而且还要复古了。不过好像并不叫做“古”,而是另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叫做“传统”。“传统”这个词,仿佛成了灵丹妙药,包治百病的。至于这传统是怎样的“传统”,是谁家的“传统”,却不甚了了。我虽然不是医学方面的“学者”“专家”,但是也知道,药是不能随乱吃的,否则不但于治病毫无益处,甚至会要了小命。但“传统”现在是一个很好很强大的意思,我也不敢被人冠以“反传统”的帽子。所以只好认为他们的传统果然是很好很强大的,只要喝下去,就有了“不高兴”的资本,就能复兴中华了。希望如此吧。
于是就有了动作。两会上,就颇有人提议要恢复繁体字,不过究竟没有什么结果,但是,这不朱大可先生又站出来说话了,历数了简体字的罪状,说是割裂了“传统”,说是引起了文化大革命,说是繁体的“聖 ”,变成了简体的“圣”,就预示了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的崛起云云。
这样的说法,倒像地摊上的算命先生,你写一个字,他就能给你拆开来说,说的你或者富贵,或者倒霉。我向来不知道汉字还有这样的作用,看来我们的“传统”果然是很好很强大的。
不过,我又想,他们所谓的“传统”,在“传统”之前,又是个什么东西呢?是不是也是像朱大可先生说的那样,是“原罪”,是“割裂了传统”?他们维持的“传统”,到底是哪一门的传统?繁体字之前,还有各种各样的汉字,秦始皇“车同轨,书同文”之前,不是和现在乃至“传统”很不一样吗?所谓的“繁体字”,据我所知,也是从秦始皇时候的东西,就像朱文说的,也是专制之下的结果。但汉字终于是发展的,从结绳记事到楷书,到简体字,将来还要发展,以适应时代的需要。如果某些人要死忠维持“传统”,真不知道他们到底该维持哪一个传统。
胡说几句,自娱自乐。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