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女的資格:父權體制如何形塑出理所當然的不正義?mobi,azw3

厭女的資格:父權體制如何形塑出理所當然的不正義?

厭女的資格:父權體制如何形塑出理所當然的不正義?mobi,azw3最難解的父權模式從不在檯面上進行,它是一套關於男性特權的潛規則,叫「我有資格」。被譽為「21世紀的西蒙‧波娃」、康乃爾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凱特‧曼恩繼近年最具突破性的女性主義經典論著《不只是厭女》後,又一重磅新作,犀利剖析「男性資格」如何作為社會潛規則,全面打壓女性的應有權利!

在新作《厭女的資格》裡,她則延續前書的論述骨幹,將觸角探入女人日常,不僅深入前作尚未提及的多重面向,並更進一步清晰描繪出厭女情結與其他壓迫體系交織運作的內在邏輯。透過不同領域的案例分析,曼恩犀利地指出在家務勞動、男人說教、性暴力與身體自主權等議題上,父權機制如何暗中運作,並造成實際壓迫。

PS:现在似乎流行这些厌女之类的说法,在一些女性的心里,一定也有厌男情节吧?唉,大家好好的为什么一定要互相厌呢?

揮之不去的──特權男人的資格 Indelible – On the Entitlement of Privileged Men

「理所當然的資格感」長得就像他那副樣子。五十三歲的布萊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臉色脹紅、脾氣暴躁,大多時候用吼叫回答問題;他顯然覺得出席這些訴訟程序有失身分,是對他的嘲弄。那是二○一八年的九月,卡瓦諾接受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的審訊,因為他被指控曾經在高中時性侵當時就讀同所學校、現年五十一歲的克莉絲汀.布雷斯.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博士。在此,不只是卡瓦諾被任命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機會岌岌可危,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場對性侵害、男性特權,以及厭女情結的運作機制進行仲裁的審訊。

美國並未通過這場考試。儘管有極有力的證據指出,卡瓦諾確實曾於三十六年前性侵了當時十五歲的福特,他仍舊以些微票數之差獲得了多數參議員同意,被任命為大法官。

福特出席作證,指出她如何遭到卡瓦諾的攻擊。當時,在馬里蘭州的一場派對上,卡瓦諾和他的朋友馬可.賈奇(Mark Judge)將她逼進一間臥室裡。福特指控卡瓦諾把她壓倒在床上、撫摸她,還用下體摩擦她的身體。福特說,當時卡瓦諾硬是試著脫下她的衣服並摀住她的嘴巴、以防她尖叫;她說自己當時很怕一不小心就會被卡瓦諾悶死。她說,當賈奇跳到床上時,她把兩人撞倒註2,試圖逃跑。

「在我的腦海裡,始終揮之不去的,是那些笑聲。」當福特(她是一名心理學教授)談到這起事件還有它帶來的創傷時,她如此說道。然而,儘管有許多人宣稱相信她的說詞,對他們而言,她的經驗卻仍然不夠重要,不值得因此剝奪在人們眼中像卡瓦諾這樣的男人──根據他的背景與聲譽註3──理所當然應該獲得的東西。當然,也有人拒絕相信她,認為她要不是說謊,就是搞錯了事實註4。

在卡瓦諾的聽證會成為頭版新聞時,關於男性特權這件事,以及它對女孩和女人造成什麼樣的傷害,我已經持續思考了好一陣子。這起案件看來濃縮了許多我一路以來都在鑽研的社會動力(social dynamics),它完美地捕捉了「資格感」(entitlement)這個概念:這是一種普遍的看法,亦即享有特權的男人被認為應該獲得某些事物,甚至是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這麼顯赫的職位也應該得到註5。從卡瓦諾在聽證會上委屈不平、好鬥,且有時幾乎不受控制的行為來看,他自己也抱持這樣的看法。而福特博士的舉止冷靜、溫和,她在回答參議員的詢問時,強烈地表現出她試著要「提供幫助」,和她的態度相比,卡瓦諾對於提問則是勃然大怒,尤其當提問者是女人時,他顯得更加氣憤。在一段如今臭名昭彰的對談中,參議員艾美.克羅布查(Amy Klobuchar)問他:「你現在是說,你從來沒有因為喝了太多酒,導致你完全不記得前一晚發生了什麼事,或至少不記得一部分發生過的事嗎?」「你在問我有沒有失去過意識,我不知道。你有過嗎?」卡瓦諾以一種輕蔑又哀怨的口吻回她。

或者可以透过paypal来付款,请注明邮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