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逼与思考能力

现在我快三十岁了,还是牢骚满腹的样子。为此我担心过,怕有一天会断肠。不过随着牢骚不断,我发现自己更能吃饭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连上楼梯也更有劲了。唯一的坏处是更加悲观了――每天发牢骚还能乐观确实有难度――所以说人发一发牢骚也不是没有好处。我在年轻的时候,十来岁吧,在一所县城高中上学,除了读一些一无所用的数理化,我还染上了想入非非的毛病。现实世界很无趣,只好想入非非了。我想入非非的时候,觉得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世界应该是那样而不是这样。看着现实世界如此的不堪、堕落,我心里那个急啊!后来――如你所知,急也没用――我就跟着这个世界一起不堪地堕落下去了。我考上了一所不知所云的大学,又想入非非了四年,出来了,又发现想入非非是一种罪过,至此,才老实了不少。 这么说吧,我年轻的时候,过的是一种愤青的生活。那是一段不堪的历史,但我还是无比宽容地原谅了自己――谁都年轻过嘛――现在我快三十岁了,自以为不再年轻,所以我也不再愤青了,再愤的话,会招来别人的耻笑:看哪!这个老男人满脑子的不合时宜,还以为自己是二十来岁呢!这是何必呢?除此之外,我开始觉得一个人过了三十还要愤青的话,就很有智商不够的嫌疑,所谓”缺乏思考能力”。这个短语我是在国外某敏感词网站上看到的,那上面有个人说,傻逼,缺乏思考能力!或者,大傻逼,没有一点思考能力!诸如此类的话。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愤青吧!我以为他是一个稀有的有思考能力的愤青,看了几遍,一个是傻逼,另一个也是傻逼,这就让我很怀疑他自己的思考能力。我虽然智商不高,但还是有一些基本常识的,一个经常口吐傻逼的人,最好不要去指责别人缺乏思考能力。如果你非要去指责的话也可以,前提条件是别人的思考能力确实很不堪,甚至于无。但事实是我发现被他指责过的人――那些可怜的傻逼――多是些讲道理的人,我喜欢讲道理的人,不管他们的道理对还是不对,只要讲,就说明人家是经过一番思考的。如此一来,我就觉得那些指责根本就站不住脚或没必要。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是他总是把别人想像成一堆没有思考能力的肉,这样就可以放心地去指责了,但是这样的指责让人一看就很可悲――你是不是太寂寞了啊? 完了再说说那个国外的敏感词网站。我不懂英格里斯,但幸好会些翻墙术,也幸好很多的人,那些正在愤青或愤过青的人,也会些翻墙术,大家翻出搞搞的围墙,用我们的母语骂骂傻逼,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啊!所以,我还是很欢迎你翻过墙来,哪怕只是为了说上几句傻逼的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