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与闹剧

悲剧与闹剧

时间啊,有时候过得就是这么快。满大街的白花花的大腿似乎还在眼前招摇,突然一下子就成了长筒靴了。前几天老婆还在和我讨论女人夏天穿靴子冬天穿凉拖是不是有病的问题,在我看来,世间百态,人各有爱,无所谓病不病的。人活着就是一个态度的问题……算了,不扯这些咸蛋了,下面进入正题。

2010年10月11日,在四川省都江堰市,民工向建筑开发商讨要生活费,不但一分未得,还被捅死两个人。据靠谱消息,死者为包工头,均为被尖刀刺杀。这里的刺杀不是谍战影视里的那种隐秘的惊心动魄的刺杀,而是光明正大的杀戮。看到这里,我一下子就悲催得不能自已了。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就得出一个这个世界充满悲剧的结论。我现在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不是我热爱悲观,主要是世界逼着你悲观,毫无办法。

当你感到毫无办法的时候,就向上帝祈祷吧!如果你不是基督信徒,咱们本土的神仙也有一大帮。希望他们不是尸位素餐,能帮上忙。民工讨薪问题,在贵国似乎永远是一个难题,那边刚刚因为讨薪被捅死,这里就烧上香拜上神了。据报道,河南郑州30多名民工在郑州北郊花园口景区祭拜河神塑像,希望这位立在景区门口的大神能够保佑他们讨薪成功。据说,他们的工资已被拖欠达三年之久,现在回家秋收,只好来讨薪了。我想,这三十多为民工,也是和我一样的悲观主义者,对世间的有关部门和开发商感到毫无办法了,所以才祭出了河神大人。不知道这位雄赳赳气昂昂的河神大人在吃了他们的烧鸡,喝了他们的烈酒后,有没有办法把拖欠的工资要回来,我看够呛啊!

河神没有办法,不过我们的全总也许有一些办法。2010年9月4日,全总通报了多起民工讨薪被打事件。感谢全总,让我知道了民工总是容易欺负的。至于帮民工讨回钱没有,我不知道,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去问问全总的有关人员,谁是有关人员,你们懂的,这里就不多说了。全总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简称。对于工会的理解,我不幸受到了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影响。在CCAV里,我经常看到他们的工会组织工人ba工闹事――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啊――所以,我开始也想到我们的工会应该组织起工人来去讨薪。后来我知道我们的工会,其实和党支部差不多,知道了这个后,我就打消了自己的不靠谱的想法,并且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耻,我们的工会组织大家开个庆祝建党N周年歌舞晚会还可以,怎么能够搞外国那些不堪的事呢?这简直就是对工会的污蔑嘛。相比国外工会,我们自己的工会有爱的多。

说起爱,这几天我真的被感动了。智利铜矿事故被埋的33名矿工,在矿底呆了两个多月后,现在终于重见天日了。有人说,智利矿工的获救,是人性的胜利。我虽然十分赞同这句话,但为了符合中国国情,我还是要替有关部门问一句:我们的党性哪去了?你如果要笑,那就邪恶地笑去吧。两个多月来,矿工的生死牵动了全球人的心,在一场国际大救援后,他们终于获救了,这真的很让人高兴。中国矿工虽然没有这样的待遇,不过我们中国人也有足够的理由高兴,因为,据报道,一辆我国某公司生产的大型吊机,一直在现场待命。虽然在国内的矿难中没机会露脸,这次跑到国外,也算露了次脸,高兴不?在被困得矿工中,工头乌尔苏亚最后一个升井,被视为国家的英雄。过于这位英雄的事迹,下面是一段新闻中的报道:矿难发生时乌尔苏亚是井下的工头。现在他已是智利民众心中的英雄。在他的组织下,尽管遭遇食物不足等困难,33名矿工仍在未能与外界取得联系的状态下平安度过在井下的17天。当他与智利总统通话时,乌尔苏亚说,”总统先生,我们需要您提供有力及时的救援。请不要抛下我们。”多有爱的工头啊!看到这里,我心里又不平衡了,同样是工头,我们的工头为讨薪被捅死,人家却被视为国家英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这次光说灾难了,也许是因为世界上确实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吧?当然这只是我一个悲观主义者的看法,你也可以反驳我,比如,谁说没有?我党不是正在召开十七届五中全会吗?听闻此消息,我不禁内牛满面,感谢国家,感谢党,终于让我在这么多的悲剧中,看到了些闹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