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那天看新京报,有成都唐福珍的报道,看得心里抓狂,中国的拆迁,真可以说是野蛮到了极点。不过,即使野蛮,有关部门还是振振有词,因为他们手里有拆迁条例,一个所谓的条例,就把堂堂的物权法搞的软弱无力。真不知道当初搞出物权法有什么用。现在有人提议废除拆迁条例,这又谈何容易!中国的前进的历史,向来是要靠流血才能得来的,有时候即使流了血,也还是没有什么进步,只不过使顽固的旧观念更加敏感,更加保守,有关部门更有了造谣的材料,明明暴力拆迁逼死了人,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P民暴力抗法,死了人,还不够,还要抓起来,关起来,名曰”暴力抗法”!好一个暴力抗法!

人死了,死得没有尊严,自焚。即使是死了以后,不但亲属要被抓起来,尸体火化还要被有关部门监督,看守,别人不得参与。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们怕什么呢?不用怕,你们手里有条例,有盾牌,有推土机,有监狱看守所,有压迫人民所需要的一切暴力机器,P民什么也没有,只有自焚,还要被你们污蔑、造谣。天欲使其灭亡,必使其先疯狂。有关部门的举动是不是有点太疯狂了?

所谓暴力抗法,也只不过是他们的遮羞布。那个所谓的”法”,到底是个什么法呢?拆迁条例本来就违背了物权法,一个不合法的”法”,终于成了杀人的凶器。凶手杀了人,还要把凶器涂抹粉饰一番,以利于他们的造谣。真正落实物权法,保护公民的私有物权,这条普世的价值观,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竟是如此的难于实现。这也算是宝贵的”中国特色”。

最后,借用五岳散人的一副联纪念唐福珍,纪念那些为了中国的进步流血流汗流泪的人们:

深夜里拆迁,奇事;

烈火中永生,痛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