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突破性別身分與家庭風暴,迎向愛與療癒的自學課mobi,azw3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突破性別身分與家庭風暴,迎向愛與療癒的自學課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突破性別身分與家庭風暴,迎向愛與療癒的自學課

媽媽,琦琦,和她們的女兒:突破性別身分與家庭風暴,迎向愛與療癒的自學課mobi,azw3。在這個只有口頭約定的關係裡,我們用愛攜手創造美好的家庭協奏曲。

第一手分享彩虹家庭的同與不同:透過幽默的日常故事,分享兩位同性伴侶和她們的孩子,如何重新定義家人、家庭角色、性別特質與親密關係。與社會大眾勇敢而溫和的對話:一家四口勇於與外人互動,並參與同志權益爭取活動。一改外界認為的激烈挑戰或受害者姿態,用平實的日常細節與孩子的質樸語言,提供跳脫性別框架的反思。

我喜歡女生?我是女生?

在小學三年級時,我便開始關注身邊的女孩。當時我不懂那就叫做「喜歡」,只是察覺到自己會比較注意某個女孩,也還沒有「同志/同性戀」的概念。上了國中,在都是女生的班級裡,偶爾和同學們玩「老公/老婆」的遊戲時,我會扮演老公,但大部分的注意力是放在課業上的。

上高中後,被學姊喜歡的經驗打開了我心中對「談戀愛」的想像,也在與不同對象之間的互動裡,對應出自己在關係裡比較喜歡的表達模式。第一個女朋友,比我高、又是班上的領袖型人物,所以便先入為主地認為自己可以依賴她,感受被愛、被付出的感覺,但這其實是一個沒有溝通過的想像,於是這段關係很快地就結束了。而第二個女朋友則是在接收到她隱晦地表達好感後,便開始主動創造兩個人可以互動的機會,如:中午一起吃飯、放學一起回家⋯⋯等等,然後兩人才在一起的。那段關係裡,我對她很好,什麼事情都以她為主、會順著她,雖然這是我比較喜歡的方式,但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在交往快滿一年時,我又和另一個女孩在一起;我發現,自己的感受也是需要在關係中被顧及,我除了喜歡主動地用言語和肢體互動表達喜歡對方的心意,也需要感受被對方放在心裡、被支持的感覺。

某天,偶然回家的老媽,撞見我與女友在房間裡發生親密行為,無法接受的老媽急匆匆地訓了我們一頓,並且要我們終止這段關係。然而,那段關係沒有就這樣結束,我也沒有就此停下來思考老媽制止的理由。

大學繁忙的課業,讓我無暇經營關係,自然而然地恢復單身,我也看到老媽極力希望我是「正常的」,她展現出強烈的擔憂而落淚。那時,我一度覺得自己可以改變,也希望讓老媽不再因此傷心難過,甚至接受了老媽在衣著上改造我的想法,搞得大學同學們在歡迎大一學弟妹入學的迎新茶會上說出,「你們要看好喔!這個人,開學之後會變成學長」的玩笑話。

身旁的朋友們似乎比我更知道我自己是誰,我卻沒有因此醒悟。為了向老媽展示心中對她的愛,我認同了她對我的「不能接受」,從而對自己做出「不接受自己」的行為,忽視自己內在真實的感受與情感需求,進入一段看似是在黑暗中隱身、迷惘不已的空轉期,甚至刻意地去嘗試喜歡原本只是較為欣賞的男生……

性教育,是家長從小就在教的事

女兒們四、五年級時的某個週末早上,我們一家四口到常去的早餐店裡用餐,正值店裡滿座的尖峰時段,我們沒有坐到平常習慣的、比較裡面的位置,而是隔著一條每個人都會經過的走道,和收銀台對望著。當時女兒們還沒申請自學,不須上學的週末便是我們暢談彼此生活的美好時光。

「我們最近不是開始上游泳課了嗎?班上男生就很愛在那邊互虧,說誰誰誰在看哪個女生,然後會勃起。」升上高年級的大女兒,學校開始在體育課裡安排游泳課,說起班上同學對這件事情的反應。

「妳們現在用詞都這麼專業喔?」太座一臉傻呼呼的模樣。

「老師有教啊!說勃起和夢遺都是正常生理,但男生都會在那邊互相開玩笑,月經和衛生棉也會拿來取笑女生啊!」大女兒無奈回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