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盗墓

有人提出要振兴中国传统文化,已经有好几年了。仿佛没有祖宗,就活不下去一样。说到祖宗,也有好坏之分,现在有人只见其好,不见其坏,甚至他见的好,未必就是真的好。中国的传统,仿佛可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欺世盗名,坏的也能成为好的。不是有人在鼓吹让孩子重读24孝吗?关于24孝,我们都读过鲁迅先生的文章,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甚至是愚昧的,反人性的。现在好了,孝是我们的传统美德,既然如此,当然读读24孝也是正确的。以孝的名义,摧残人性,我们在这方面都是一直进步的。
说到传统,我并不大清楚我们的传统究竟是什么。有的人似乎再清楚不过,所谓传统,就是古老。凡是古老的,就是传统的。这样的逻辑很有威力。电视上面演古代戏,不是帝王将相,就是才子佳人,这样的套数古人早已用滥了,我们还欣欣然拿来用,而且用的也并不高明,即使如此,也没有关系,因为这是”传统”。几天前看了一部古戏,从题目来看,是讲东方朔的。东方朔大家都知道吧,就是西汉汉武帝时的人,据司马迁的史记记载,他是一个很滑稽的人,当然古代的滑稽和现代的滑稽意思是不同的,古代也许有风趣幽默能言善道的意思吧。但在这部戏里,我却有点看不出东方朔滑稽在什么地方,反倒老老实实的,像个忠厚人。还有,西汉时的语言该怎么说,我部知道,但是我知道它不该怎么说。一部戏充斥着当代语言,只是在一个小小的”是”这里,导演要忠于历史了,偏偏不说是,而是””诺,我不知道西汉的人在对话时是不是说诺,在戏的整体环境看,一个诺字,就显得别扭。这让我想起了婊子立牌坊的说法。
又想起了关于盗墓的事。我小的时候,在家乡,每逢下大雨,就会冲刷出一些古墓,于是有人就去挖,当然没有什么奇珍异宝,只是些金属罢了,甚至连金属也没有,只有破陶烂铁。但即使如此,有人也如获至宝似的,以为获得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现在拍电视剧,尤其是古代的电视剧,导演以为盗了奇珍异宝,其实不过是些破铜烂铁,拿着这些东西出来忽悠观众,除了使人智商降低外,似乎再没有别的什么用处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