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mobi,azw3

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 Invisible Women: Exposing Data Bias in A World Designed for Men
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
Invisible Women: Exposing Data Bias in A World Designed for Men

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mobi,azw3。一本你我、企業、學界、醫界、政府,都該閱讀的重要著作!對女性不友善的體制與設計多不勝數,有些甚至出人意料。且看英國得獎自由人權活動家佩雷茲一一道來,提出可行解方!

《被隱形的女性》揭露在這個主要為男性打造的世界裡,人們總是系統性的忘記納入一半人口的意見與經驗。自由人權活動家佩雷茲首度融合全球跨領域的案例分析、故事,以及研究,揭露性別分析資料不足所造成的嚴重偏誤,說明女性以哪些隱而不顯的方式遭到漠視,以及此種現象對女性的健康與福祉所造成的影響,並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小便池的性別友善

英國廣播公司(BBC)資深記者薩米菈.阿邁德(Samira Ahmed)於2017年4月前往倫敦知名的巴比肯藝文中心,參加《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放映會。到了中場時間,薩米菈想去廁所。

去過巴比肯中心看表演的女性,都知道在這裡上廁所代表的意思:戲院的燈一亮就得一馬當先衝出去,搶在眾人之前跑到廁所,不然長長的排隊人龍眨眼間就會一路蔓延到大廳。
女人已經習慣出門時免不了要排隊。排隊上廁所令人煩躁,為她們的夜晚潑上一盆冷水。中場休息時間,她們不能和朋友悠閒的啜飲小酒、討論表演,只能呆站在廁所前的冗長隊伍中,既煩悶又無奈,唯一的安慰就是與前前後後的其他女性互望,交換一、兩個心有靈犀的白眼。

但這一晚非比尋常。這一晚,排隊的人龍比平時更誇張。隊伍比平時還長。因為巴比肯中心把男女廁的標示都改成性別友善,刪除「男」與「女」的字眼,變成「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和「設有隔間的性別友善廁所」。這實在可笑至極,鮮明的驗證了藝文中心完全沒有為女性設想。誰都知道這樣的改變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只有男性使用,但男人、女人都能使用「設有隔間的性別友善廁所」。

這麼做,表面上好像廁所變成了性別友善,事實上只是擴張了男人的廁所使用權:大部分的女性都無法使用小便池,但男性當然能使用小便池,也能使用隔間廁所。而且,在「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中,沒有可丟棄衛生用品的垃圾筒。薩米菈上推特發文:「我剛在你們的電影院看了《我不是你的黑鬼》,結果馬上就得解釋何為歧視,多麼諷刺啊。」她建議解決排隊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把男廁改為性別友善廁所。男廁從來沒有人排隊,你們都知道這回事。」

……

無用的藥

米雪兒花了足足12年才得知診斷結果。「我從14歲那年開始出現症狀,」她告訴我。「但這實在太難堪了,我不敢去看醫生。」她的大腸常常無預警發生劇痛,有時甚至會出血,但2年間,她一直沒把這祕密告訴任何人。直到一天晚上,她痛得再也無法隱瞞。「我踡縮在浴室地板上,動彈不得。我真怕我會死掉。」當時她只有16歲。

米雪兒的父母趕緊送她去急診。那兒的醫生當著她父母的面,問她是不是懷孕了。不,她不可能懷孕,米雪兒解釋,她還沒有性經驗,而且痛楚來自她的腸道。「他們把我推進一間檢查室,沒有對我做任何說明,就把我的腳放進腳蹬裡。接下來,我只知道一個巨大冰冷的金屬窺視鏡硬生生擠進我的陰道。我痛得要命,只能尖聲大叫的坐起來,護士不得不把我往後推,而醫生只是確定了一件事,我的確沒有懷孕。」醫生「只是給了我貴得要命的阿斯匹靈,建議我休息一天」,就讓她出院了。

接下來10年間,米雪兒又去看了2名醫生及2名胃腸科(男)醫生,但他們都告訴她,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異樣,問題出在她的大腦,她太緊張、壓力太大了,得想辦法減輕壓力。米雪兒26歲時在他人的推薦下見了一名女家庭醫生,而她安排米雪兒做結腸內視鏡檢查。結果她的結腸左半部都發生病變。醫生診斷她有大腸激躁症和潰瘍性結腸炎。「好笑的是,」米雪兒說道,「我的結腸可不在我的大腦裡。」花了太多年才獲得診斷和正確治療,讓米雪兒未來得到大腸癌的機率大幅增加。

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

也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宝直接获得下载地址:

 

支付 ¥10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9%的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