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拉格氣象學家mobi,azw3

古拉格氣象學家 LE MÉTÉOROLOGUE
古拉格氣象學家 LE MÉTÉOROLOGUE

古拉格氣象學家mobi,azw3电子书。在古拉格與氣象學家一起被屠殺的,是人們曾經相信即將變為現實的烏托邦。

◎一部講述無辜者如何被國家暴力碾碎的真實紀錄,法蘭西文化獎、費米娜文學獎、保羅・莫朗文學獎得主奧立維・侯蘭的良心鉅著。
◎168封寫給女兒的信,見證蘇聯最黑暗的大清洗歷史。

雲,是他的專長。拖著長長冰羽的卷雲,高聳層疊的積雨雲,支離破碎的層雲,給太陽罩上短面紗的高層雲,裝點天幕就像給沙灘留下紋理的小波浪層積雲。還有光,為這些一大片一大片任意變幻的形狀鑲邊,軟綿綿的大塊頭裡掉出來的是雨雪和雷電。他倒不是個異想天開的人物──至少我認為不是。我所知道的關於他的事情裡沒有任何資訊將他指向不著邊際之流。他是國際雲委員會裡的蘇聯代表,他參加全蘇關於霧的大會,他在一九三○年創建了天氣辦公室,但這些詩意的名稱並沒有讓他飄飄然,他是個腳踏實地的人,一位從事科學行業的科學家,其服務的當然是社會主義建設,他不是南布斯教授1。雲朵不是遐想的藉口,他身上沒有什麼輕柔的特質,我甚至疑心他有些呆板。一九二九年,他成為蘇聯水文氣象局的第一任局長,著手創建水文誌、風力檔案和日照檔案。他想必不抱什麼詩情畫意的念頭,要把轉瞬即逝的東西繪成圖表,靠的可不是想像;讓他感興趣的是具體的事,是可測量的現實,是氣流的碰撞,是河流的最低水位,是積冰和流冰,是雨帶的挪移,是這些現象對農業和蘇維埃公民生活的影響。社會主義要建設到天上去。

一八八一年,他出生於克拉皮付諾(Krapivno),烏克蘭的一個小村莊……

不過,在開始講述這個本以悠然觀察自然為己任,卻被歷史狂潮碾碎的男人的生死之前,我要說說在他消失(以後你們會發現這個詞用在他身上是多麼名副其實)多年之後,我是如何和他的命運有了交集。故事並非是從天上或雲朵裡掉下來的,有封介紹信在我看來是件不錯的事。二○一○年,我受邀到阿爾漢格爾斯克2的大學演講。迎接我的是俄羅斯特有的熱情,這種熱情伴隨冷漠甚至是粗暴,一起構成了俄羅斯生活的特點。人們扯了一面歡迎橫幅,還找出了我上一次來訪的照片(我時常去那裡);壞處嘛,就是把歲月的痕跡展露無遺,但不管怎樣還是很客氣的。人們也許沒有用迎接總統的排場來迎接我,但,這麼說吧,也有區長的規格了。我喜歡阿爾漢格爾斯克,因為城市名字來自於大天使,因為環繞著它的海灣。冬天,人們踩著木板鋪就的小道跨海,木屋透出的蒼白燈光在夜色中閃爍,我最初幾次來這裡時,這樣的木屋還很多(它們只有極少一部分能在日後抵禦住唯利是圖的房地產商人)。也因為我感覺阿爾漢格爾斯克的女子特別漂亮(我記憶中有踩著輪鞋滑過的小麥色裸腿,頭髮在風中飛舞,蜻蜓在兩旁護航,在德維納河堤上,那是個五月。普魯斯特有他的自行車少女3,我也有我的……)。我依稀記得桑德拉爾4似乎在哪裡講到過阿爾漢格爾斯克的金鐘(或金鐘樓?),但我哪兒也沒見著。無關緊要了,作家不僅僅留下他們寫過的文字,也留下人們心目中認為他們寫過的文字。

接著我坐上了每週兩次從阿爾漢格爾斯克飛往白海中央的索洛韋茨基(Solovki)群島的小飛機(確切地說,是一架安托諾夫An-24)。海水一結冰(而且一年要冰凍六個月),就沒有別的方式可以抵達那裡了。飛機上,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名長相酷似喬治.培瑞克5的年輕神父(我不敢肯定培瑞克會喜歡這樣的類比,神父也是,如果他知道培瑞克是誰。但事實就是,他長得很像培瑞克)。聖人拿了個電子閱讀器,現代到讓我望塵莫及,又不免覺得它跟宗教人士格格不入,何況還是個俄國人。高科技玩意外面罩了個皮套,他對皮套上的聖母毫不吝惜他的吻。我斜眼瞟他的螢幕,希望看到他正在讀的是色情小說,但我得承認事情並非這樣……

或者使用微信或支付宝直接获得下载链接:

支付 ¥8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8%的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