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感

在中国,言论似乎一直都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从秦始皇焚书开始,言论的传播,就备受磨难。一张嘴巴或一支笔的杀伤力,竟然让皇帝们动用真刀真枪来抹杀、来消灭,仿佛也是最见中国特色的东西。可见我们的嘴巴是很厉害的,笔也是很厉害的,虽然有些不争气的东西,造谣污蔑、溜须拍马、颠倒是非,终究被人耻笑。中国的官僚,有一种传统,就是以为自己是人民的主宰,管着人民,以前是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然整个天下都是皇帝某人的,当然我们老百姓说什么,想什么,干什么,就的受到管制。连我们自己都是皇帝某人的。至于皇帝是谁的,反正不是我们自己的,你也管不着。现在进步了,官僚摇身一变,成了人民的公仆。所谓仆,就是仆人的 意思,所谓公,就是公家的意思。还是一个主仆关系,从前我们是人家的仆人,现在进步了,人家屈尊成了我们的仆人,自己咸鱼翻身,变成了主人。仿佛可喜可贺。如果真如此,我就感激涕零了。不过,我还真没见过如此的恶奴。权力在仆人手里,主人还得看仆人的脸色行事。在权利方面,我们依然是仆人。人家就是让你自以为是一回,你可别当真。

所以,我们一直就是当仆人的命,主人当然是万能的了,不然还叫主人吗?主人做事,不管是拍脑袋,还是闭门造车,都是英明的决策。没你说三道四的份,你要实在关不住自己的嘴巴,好办,咱们最不缺的就是罪名。什么污蔑领导啊、扰乱秩序啊。随便给你一个,就得让你进去。这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虽说现在舆论进步了,但还是小心为好,进步的都是些拍马之术,别的,还真没见有什么进步。

最近查资料,有多处不能获得,在百度上,说是言论触犯了有关法律,郁闷中。不就“温家宝总理答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问”吗?真不知道哪里触犯了哪里的法律。

法律遍天下,惟我不得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