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动起来吧:行为改造大脑mobi,azw3

行为改造大脑
行为改造大脑

行为改造大脑mobi,azw3电子书。人类认知的重要新理论,语言不是思考的基础,行为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力荐,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心理科学协会前会长芭芭拉•特沃斯基全新力作。

芭芭拉•特沃斯基在书中提出了9大认知定律,告诉我们身体和行为是思考的基础。空间认知不仅仅是思维的一个边缘方面,而且是它的基础,使我们能够从身体及其行为中获得意义。

身体的空间,以行为为导向的空间

让我们从皮肤开始,那柔软的“薄膜”包裹着身体,把身体和其他一切分开,是一道非常重要的边界。我们的所有行为都发生在自己皮肤之外的空间,而我们的生活依赖于这些行为。正如任何一位母亲都会高兴地告知你那样,在孩子出生前,他们的身体就开始活动了。谁知道为什么那些尚在腹中的好奇小生物总是“踢”来“踢”去?是为了找到一个更舒适的姿势吗?为什么他们在母亲被不断追问时显得那么活跃?我的一个孩子在我博士论文答辩时就异常活跃,以至于我的裙子都随着他的动作起伏。

好在身体能做到的远比“踢”这个动作多得多。随着人的成长,身体也得以完成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活动。这些不同行为背后的协调,有赖于将来自许多感官的动态信息流与数十块肌肉所控制的精确动作进行持续整合。尽管皮肤将我们的身体与周围的世界分隔开来,但完成这些活动需要与世界进行无数次的互动,我们不可能真的与周围的世界分隔。正是这些互动构成了我们有关自己身体概念的认识基础。

从外部视角观察,身体就像其他我们所熟悉的物体(桌子、椅子、苹果、树、狗或汽车)一样。我们熟练地快速识别这些常见的物体,主要是根据其线条、轮廓及原型指向这些线索。物体的轮廓则是由构成主体的各部分的形状决定的:桌子的桌腿与桌面,狗的躯干与四肢,树木的树干和树冠。这种识别物体的技能,占据了大脑中的许多空间。关于人脸的识别在一个区域,关于身体的识别在另一个区域,关于场景的识别又在其他的区域。当我们观察特定的事物时,大脑的相应区域就会被“点亮”,并变得活跃起来。

……

纸上空间的对话:设计、科学与艺术

达·芬奇曾经不停地画素描。他通过素描去看、去思考、去创造。就连他那种令人不可思议的大脑都装不下他那些想象的非凡的想法,他必须用手把这些想法呈现在眼前。素描能揭示事物的结构,而对达·芬奇的思考而言,更重要的是能揭示事物的动作、它们如何运转、它们能做些什么。静态的素描可以活起来。为了确定身体是如何运动的,他画出了连接在人和其他动物的骨头和关节上的肌肉和韧带;为了了解树木是如何生长和开枝散叶的,他画出了树木分杈的过程,并在此过程中发现了树木分杈的比例规则;为了了解血液的流动,他画出了动脉的分支。他把自己对各种设计的计划也画了出来,包括水泵、乐器和飞行器,以便彻底搞清楚其工作机制。为了看清并且理解水是如何回旋、如何翻腾的,他一遍又一遍地画水。旋涡拉扯着他,令他着迷,而他则把这些都画了下来。他发现手上的素描动作与他正在试图理解的运动有相似的地方,于是就用手去理解这些运动。他不用数学,他的思维是视觉的、空间的,他通过图案、形状及形状的类比进行推理,比如头发上的卷与水的旋涡,子宫里的胎儿与包裹在壳里的种子。他画,观察,思考,然后再画。如此重复。达·芬奇通过素描去探索和完善想法,也通过素描去创造新的想法。他是最早一批有意识地将素描用作一种经验方法的人物之一。其他人追随他的脚步,直到今日。

素描必然是抽象的,比色彩画抽象得多。素描没有颜色,只有脑子里想的和手里画的线条。世界上的线可以说太多,也可以说太少,素描也许是从脑子里来的,而不是看到的。但无论怎样,大脑决定着要画哪几条线,怎么画,以及其代表什么。毕加索可以用几条弯曲的线条召唤出一个身体,瑞士画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可以用一众狂野的线条画出一张脸。对他们两人来说,画中缺失的比存在的更多。“抽象”打开了许许多多的可能性。观赏者将缺失的部分填充进去,每个人填充的东西都可能不同,每一次看到这些作品时所填充的东西也可能不同。也许这就是好的艺术的趣味之所在。

达·芬奇是一位富有远见的神经科学家和心理学家。他了解当时盛行的认知和情绪理论,并且在大脑和身体中寻找其所在。那些理论影响了他的所见和所画。像所有人一样,他先是试着确认它们,但他对大脑和身体的素描最终驳斥了这些理论,而他选择与他的画站在了一起。素描是实证研究的一种方式。仅仅对头颅、骨骼、肌肉、心脏和腔室进行观察是不够的。直到你把它们画下来,揭示其形状和连接方式,你才能真正地看见它们,了解它们。其他科学家曾经仔仔细细地研读达·芬奇的画,以便从中获取知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