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精神状态的一面镜子,止庵神拳考mobi,azw3

神拳考
神拳考

神拳考mobi,azw3电子书。别样的“人类愿望史”,止庵深入探讨义和团运动,呈现国民整体精神状态。《神拳考》的写作,既不为介绍义和团这一历史事件的始末,也不意图对其作出评价;而旨在将这段历史置诸文化批评项下,对当年的种种“假话、空话、大话和我们不能懂的话”予以剖析,从而揭示这一运动中国民的整体精神状态,并触及更深层次的文化本质问题。

PS:最近——也许也不是最近了吧——爱国人士的情绪又高涨了,最新的例子是发生在苏州,据说是一位捕快撕扯下了一位穿着和服的女子的衣服,至于理由嘛,据说是寻衅滋事,虽然我一向对贵国的法律心存疑问,但也没想到光是穿衣服就会犯法的地步。反正法是他们的法,我们也没办法。但我又觉得这位捕快的行为也很可疑,为什么要撕衣服呢?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据说还让女子把袜子也脱掉。如果寻衅滋事了,逮到局子里总可以吧,偏偏就要撕衣服。人民警察的谜之行为很多,这可算作一例了。

这位撕衣服的警察,我想无疑是一位爱国人士了,爱国这个词,真的是一个好买卖,只要口含爱国,就可以用U型锁砸人砸车,就可以当街撕掉一位女子的衣服。至于法律嘛,法律也是为爱国准备的。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等等,都是以爱国为理由的。甚至打砸抢烧,也很爱国,我们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嘛,破四旧、批斗、砸烂狗头云云,都是爱国行为。至少是蠢猪自以为的爱国行为,至于发动爱国运动的人,则高高在上,躲在重重的帷幕里,伸手不见五指,黑得很呢。

大而无当的东西,爱起来就好像可以很随便。反正怎么做都可以。一到具体的东西或人,你让他去爱,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徐州的铁链女怎么样了呢?没人知道了。所以,我对这些爱国人士总是有一条建议,就是先做个人。你让猪狗去爱国,除了把大白菜拱烂还能有什么结果呢?

以上是扯淡,下面是止庵先生的《神拳考》。

义和团在山东的前身是神拳,已经具有神的观念;作为这一观念的具体体现和人—神之间交流形式的“降神”,早在这时就存在了;作为降神结果之一的“刀枪不入”,也被习拳者所相信。就连极力呼吁禁止义和团的人士,也已看出这是其重要特点:“尔等当知习武防身,虽为例所不禁,而义和拳一门,有降神念咒等情,实属邪教,与寻常练习武艺者迥不相同。” [1] 但是神毕竟还只是团民自己所有的观念,尚未对整个社会造成重大影响。或者说,神的观念尚未发展成为前述那个几乎包容一切的逻辑系统。义和团从山东传入直隶,主要是观念上的传播。一九○○年春天,义和团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发展起来,原因之一当然是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裕禄的剿办不力,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山东巡抚袁世凯(他在前一年底刚刚接替了被认为对义和团姑息放纵的毓贤)的镇压有方,结果义和团在刚刚波及的直隶几乎横扫一切,而在其老根据地山东反而不成气候。然而可能也与人们较之此前更为普遍地接受了神的观念,接受了由此建立起来的逻辑系统有关。义和团能够降神,能够刀枪不入,整个社会对此不仅知晓,而且相信;神已经成为一种社会观念。这无疑促进了义和团的迅速发展:“一唱百和,举国若狂。” [2] 显然神比人更有号召力,信仰的传播比事件的相互引发迅捷得多。“此匪由山东迤北,直隶南界,天津迤北,村村庄庄皆是,无分良莠,皆各处设坛,向东南作揖,神即赴〔附〕身,手持枪刀,自试不怕,往各处焚杀天主教。” [3] 简而言之,这已经不是最初那类发生于某一乡村、某块土地、某些农民之间的区区争斗了,而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圣战”。农民过去参加义和团只代表个人,现在他们代表神了。而义和团的发展壮大,反过来也有助于在社会上普及义和团有关神的观念。

后人描述当时情景:“第按诸事实,其可异者:一则响应之速,值〔直〕有一日千里之势,诚不解是何神通;一则无知幼童,一诵咒言,立即迷失本性,口眼歪邪,舞刀弄棒,竟于青天白日之下惨喊杀声,其狞恶直不可向迩,又不解是何法力。” [4] “可异”、“不解”云云,对于当事人(无论义和团还是民众)来说,似乎都不成其为问题。“各处喧言,洋人进京四十年,气运已尽,天意该绝,故天遣诸神下界,借附团民之体,烧尽洋楼使馆,灭尽洋人教民,以兴清朝。” [5] 如果没有神的参与,没有前引乩语所谓“神发怒,仙发怨,一同下山把道传”,——也就是说,没有普遍意义上的对神的存在及其作用的确信,所发生的这一切都难以设想,或许义和团作为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另一首乩语说:“岁次庚子年,便将海底翻,山摇地也动,将将出神仙。来在尘世上,拳棒把人传,只要虔心至,那怕不成仙。” [6] 参加义和团就意味着代表神,或者他就是神;别人这么看,参加者自己也这么看:“于是日有焚毁教堂,捉杀教民之事。街上行人,见匪避道,畏之如虎。匪亦自命为神,生杀任意,无辜受戮者,不知凡几。” [7] 这是事情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可能就更重要:在他们代表神的同时神也给予他们支持。对于团民来说,无论在精神还是在肉体上,这种支持的有效性和可靠性都毋庸置疑:“团民虽众,毫无纪律,其出队也,目不旁视,所恃者神附体耳。神一附体,即不省人事,执刀乱扑,视死如归。” [8] 从降神所念诵的咒语中,也可体会其一片诚意:“弟子存心苦用功,遍地草芽都成兵,愚蒙玉体仙人意,除灭鬼子保大清。” [9] 神不仅决定意识,而且参与行动。神灵附体后,这个人立即具备了神的全部法力和技能,作为神的化身去投入战斗:“无论士农工商,以至各行贸易之人,无不愿学。经师传授符咒,即有某仙附体,或某神附身。立即武艺精通,身体灵爽,并刀枪锤械各项技艺娴熟。”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