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何以成為帝國:一部關於權力、差異、與互動的全球政治史mobi,azw3

帝國何以成為帝國:一部關於權力、差異、與互動的全球政治史(插圖新版,大學通識課程必讀)
帝國何以成為帝國:一部關於權力、差異、與互動的全球政治史(插圖新版,大學通識課程必讀)

帝國何以成為帝國:一部關於權力、差異、與互動的全球政治史mobi,azw3电子书。為什麼身在二十一世紀的民族國家裡,卻對帝國大唱讚歌?帝國難道不是殖民、侵略、種族歧視、宗教壓迫、不平等條約的化身嗎?不!本書以權力運作、差異政治與互動交流為分析核心,直探兩千年來各大帝國的權力政治,徹底顛覆你對帝國的負面認知。

在《帝國何以成為帝國》一書中,歷史學者珍.波本克與弗雷德里克.庫伯在全球範圍內探討不同帝國的多元運作型態,試圖跨越二千年的時空、窺視不同的帝國在不同的脈絡中如何治理和演變,並且分析它們各自的優勢與局限。兩位作者以此直指民族國家的弊病,強調相對於排外、對內追求一致、且有明確領土邊界的民族國家而言,帝國是種更值得探究的政體。他們也指出「帝國必然會分裂、發展成為民族國家」這種觀點的謬誤。

書名:帝國何以成為帝國一部關於權力差異、與互動的全球政治史(插圖新版,大學通識課程必讀),原文名稱:Empires in World History: Power and the Politics of …

出版社: 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 2020/09/23

原文作者: Jane Burbank, Frederick Cooper

作者: 珍.波本克, 弗雷德里克.庫伯

帝國的國家形式

那麼,究竟什麼是帝國?我們又該如何區別帝國與其他政治實體?帝國是種大型的政治單位,無論是心懷擴張主義,還是對過去掌握廣大領土的力量依舊念念不忘,帝國都是種在整合新的族群同時,仍然維持明顯歧異與階級制度的政體。相對地,民族國家則是建立在「將單一領土上的單一民族,組成一個獨特的政治社群」這樣的概念上。民族國家高舉其人民的共同性(即便實情可能更為複雜),帝國式的國家則清楚表明國內多民族間的不對等。這兩種國家都是整合性的國家,都堅持用一套既定的機制統治人民,但民族國家傾向於把邊界內的人均一化,同時還會把不屬於界線內的他者排除在外;帝國則是向外延伸(且常常是強迫性地),把不同民族拉進來。各民族的差異,在帝國治下被刻意突顯出來。「帝國」這個觀念本身,就已經預設要用不同方式,來治理政體內的不同民族。

塑造這樣的區隔,為的不是把東西整整齊齊放進分好類的箱子裡;事實上完全相反,這麼做是為了看出政治可能發展的諸多範疇,以及這些選擇間的緊張與衝突。人們也常試著將自己身處的政體轉換成其他樣貌,比方說以人民之名從專橫跋扈的皇帝那要求自治,或是將一個民族的權勢延伸過其他民族的頭頂,好打造一個帝國。就連在「民族」真的變成具有實際意義權力單位的地方,「民族」也必須和帝國共享空間,並面對帝國帶給它們的挑戰。一個國家如果只靠一個民族與一塊領土上的人力、物力資源,有辦法在與疆域大得多的強權互動中生存下來嗎?即便是今天,住在太平洋島嶼(與法國建立關係的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或是加勒比海(與美國建立關係的波多黎各[Puerto Rico])與其他地方的人,都還會衡量從大國脫離時,隨之而來的好處與壞處。只要多樣性與政治野心依舊存在,打造帝國就始終有其魅力;而且,由於帝國在兼併的同時也保存了差異,帝國崩解的可能性也始終存在。出於這些理由,帝國會是思考世界歷史時一個相當有用的概念。

就像十八世紀在北美洲對抗不列顛的革命分子般,有時候,建立新國家的人也會有意識地打造自己的帝國。在其他時候,新獨立的國家則會像二十世紀末「去殖民」的非洲那樣追尋民族路線,接著很快就發現自己跟規模更大的政體一比,有多麼不堪一擊。有時候,帝國自己也會試著創造民族,而且特別喜歡在另一個帝國的領土上這麼做,就像十九世紀時不列顛、法國、俄羅斯和奧匈帝國(Austro-Hungarian Empire)領袖們,在奧斯曼帝國的土地上所做的那樣。無論昨日還是今日,都不會只有「由帝國而民族」這樣一條單一的道路,反之亦然。對於擁有政治野心的人來說,這兩種組織國家權力的方式都會產生挑戰與機運,而帝國與民族國家也都能轉化成更加貼近另一方的政權。

……

俄羅斯與歐洲──重塑中的帝國

我們就從拿破崙帝國大戲的最後一幕開始吧。一八一四年三月,俄羅斯皇帝亞歷山大一世與普魯士的腓特烈.威廉三世(Frederick William III,一七九七年至一八四〇年在位)揮軍進入巴黎。拿破崙就像羅馬時代以來許許多多的人一樣,不敵這塊大陸上多個勢力重新調整結盟關係、對抗一個想當世界皇帝之人的力量。這一次,俄羅斯在這場重塑歐洲的鬥爭中扮演關鍵角色。

早在統治初期,亞歷山大一世──凱薩琳大帝之孫──就已按拿破崙的部會制度重建俄羅斯的中央行政體系。一八〇七年,在對抗拿破崙的多國聯盟失敗後,亞歷山大就跟拿破崙締結典型的帝國和約,把歐洲畫分成俄羅斯與法國的勢力範圍。到了一八一二年拿破崙進攻俄羅斯之後,由奧地利、大不列顛、俄羅斯與普魯士領軍的新反法聯盟也隨之成形。俄羅斯對聯盟的勝利有著決定性的貢獻,這也實現了彼得一世的野心──俄羅斯帝國無疑是歐洲舞台上的強權。

在維也納會議上,勝利的帝國瓜分了歐洲,以便保護、拓展自己的利益;它們創造荷蘭王國,為普魯士添上萊茵河畔的領土,將奧地利的統治權延伸到北義大利與阿爾卑斯山,重新調整波蘭的瓜分,還恢復普魯士與奧地利對許多王國、公國與侯國的最高統治權。俄羅斯留下芬蘭與比薩拉比亞(Bessarabia),這些地方在一八一四年前已經為其所併吞。波蘭被建立為王國,有自己的憲法,還有俄羅斯皇帝當最高統治者。這不叫回復原狀,這叫歐洲動盪地圖的典型帝國式重畫。只要哪兒方便,就把哪兒的主權給降格;一塊塊的領土交來換去;有些王國被合併,其他則被瓜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