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不确定性:为不可知的未来做决策mobi,azw3

《极端不确定性》源引传记、历史、数学、经济学、哲学,以凸显出我们因应不可知的未来时,最成功与最短视的方法。比尔盖兹曾警告传染病的威胁,无人理会;2020年COVID-19爆发,全球决策圈大混乱。数名基金经理人预见次贷风暴,市场依旧乐观;2007-2008年危机来袭,多家金融机构倒闭,造成经济衰退。尽管统计数字显示全球平均余命延长,我们还是不知如何规划自己的保险、投资与退休金。

在这本深入又实用的好书中,凯与金恩探讨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在某些重大领域,我们不知道、不会知道、也无法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他们也教我们如何维持运作。

我们以三大命题贯穿这本书。第一,经济圈、商业圈、金融圈是「不平稳的」,不是由不变的科学定律支配的。这些圈子的最重要挑战是独特事件,所以明智的因应之道必然反映出对特定情况的解读。不同的个人与群体会做出不同的评估、得出不同的决定,在事件发生之前或之后,往往不会有客观正确的答案。再者,由于我们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平稳流程的结果,传统的统计推论几乎都不适用,预测往往是以瞬息万变的资讯为基础。

第二,个人无法追求最适化,也不会追求最适化。个人不是非理性的,他们不是「偏误」(意指偏离「理性」行为的方式)的受害者。理性行为的定义主要是取决于所处的情境,而理性通常有许多不同的表达方式。我们认为经济学家所谓「公理型理性」(axiomatic rationality)和一般人实际所展现的「演化型理性」(evolutionary rationality)是不同的。许多所谓的「偏误」,其实是为了因应极端不确定的複杂世界而生。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裡,演化导致人类的推理出现一些应变特质。人类擅长适应所处的环境,但无法像电脑那样迅速计算定义明确的问题。那是因为人类面临的问题(无论是晚宴閒聊出现的问题还是国际贸易谈判时出现的问题),并不是定义明确的问题,无法快速计算。

第三,人类是群居动物,沟通是决策的要素;我们以叙事的形式来建构思维。无论是在商业、政治、还是日常生活中,能干的领导者在做个人与集体决策时往往会与旁人交流,也乐于接受他人的质问。人类有一点很特别,我们会创造出极其複杂的艺品器物,而那只能靠培养信任、合作、协调的网络才办得到。市场经济之所以能够运作,是因为它嵌在社交情境中。

明智、应变的公共政策与商业策略不能以量化评估政策与专案的方式来决定。也就是说,不能由一群专业的模型建构者使用机率推理来决定。在本书中,我们会解释,为什麽那麽多聪明人的想法与此背道而驰,为什麽他们是错的。我们要重申,风险与不确定性是不同的。但我们也认为,只要控制风险,我们不仅可以管理不确定性,还可以乐在其中。如果你觉得这说法很矛盾,那麽请继续读下去。

极端不确定性:为不可知的未来做决策》(繁体)下载地址:

 

支付 ¥20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9%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