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pdf

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
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

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pdf文件。2016年,澳洲查爾斯史都華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意識到有件大事正在發生,那就是: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的華裔富商已經成為澳洲兩大黨的最大金主。漢密爾頓針對中國因素在澳洲的影響力展開調查,結果讓他震驚。

本書針對長久以來一直被澳洲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威脅予以全面的研究與有力的論述,漢密爾頓教授承認中國對澳洲的經濟繁榮很重要,但他不禁要問,澳洲的主權究竟值多少?

染紅澳洲

2016年年底,當我開始研究著述此書時,有一小批人主張,中國共產黨正在系統性地滲透、影響和控制澳洲最重要的機構。他們說,中共的最終目的是拆散我們與美國的同盟,並且把澳洲變成一個朝貢國。我知道澳洲是有問題,但這樣的主張未免太牽強。等我開始深入探究這個問題──包括與幾十位澳洲、中國及其他各地的專家學者及近身觀察者進行交流之後──足以支撐這些說法的證據似乎越來越實在了。

根據一位熟知內情的人士(名字後敘)指出,一切始於2004年8月中旬,中國把駐在全世界的使節召回北京,開了一次秘密會議。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告訴與會者,黨的中央委員會做出了決定,從此以後,澳洲應被包括在中國的「大周邊」區域。提供情報的人直視著我說:「這件事意義重大。」中國一直特別關注在陸地上與其接壤的國家──即「大周邊」──希望可以不受到這些國家的威脅。

把注意力投入於控制鄰國,起源於中國一直都感到自己很不安全。當然,過去澳洲是被視為遠隔重洋,遙不可及。但是現在澳洲要被當作一個鄰國,置身中國的大周邊區域。在中國的眼裡,它的領土現在已遠遠擴展到其陸地邊界以南,幾乎包括了整片南海。它最近占據了數個南海島礁,又在島上建設軍事基地,使其邊界最南端延伸到逼近婆羅洲(馬來西亞)西北海岸。

……

不再是病夫

2008年的北京奧運對中共是一個大好良機,正可增強「黨即是國」的同一性,並把民眾對黨國的認同提到更高的程度。贏得主辦權,然後奪得最多金牌,變成了全國的執念,展現了最醜陋的民族自尊心。用一位中共體育官員的話說,「為祖國贏得奧運的榮耀是黨中央指定的神聖任務。」[15]劉曉波看法不同,「金牌的耀眼閃光變成了獨裁者們鞏固政權和煽動狹隘民族主義的工具。」

根據汪錚所言,北京奧運的極端愛國主義有著更深的心理根源。[17]十九世紀,奧圖曼帝國因其衰敗之態,曾被形容為「歐洲病夫」。當外國壓迫下的中國紛擾不安,有人借用此詞,稱中國為「亞洲病夫」。到了二十世紀,中國有許多人將之解讀為一種侮辱,認為是針對中國人貧弱的體質和不健康的狀況。北京奧運會將是個向世界展示的機會,表明這個輕蔑的稱號錯了,中國人的體能可以與世界上的最強者競爭。北京奧組委甚至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就是「從『東亞病夫』到『體育強國』」。中國在奧運的勝負玆事體大,失敗是不可想像的。當中國人體育上勝了,在民族榮光的高潮中,歷史恥辱就被洗刷掉了。從坎培拉奧運聖火事件的激情到2008年北京奧運的熱烈,都源自於此;當我們明白前來宣洩其愛國憤怒的學生,一直是洗腦運動的對象,在這洗腦過程中他們得知了甚至其血肉之軀也是恥辱的來源,這一切就得到解釋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