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这个世界会好吗?

“成功讓自己的意見獲得聆聽的女性,經常都是採取了某種「陰陽人」式的做法,就像法庭裡的梅西亞或者提爾伯里的「伊莉莎白」,刻意模仿男性修辭的若干面向。當初柴契爾夫人特地接受降低音調的嗓音訓練,就是因為她的顧問認為她尖高的嗓音缺乏權威。這項做法如果確實有效,那麼加以指責也許有點說不過去。然而,所有的這類手法通常都會讓女性覺得自己仍然是外人,假冒著她們不覺得屬於自己的修辭角色。講白了,由女人裝成男人的模樣也…” – 女力告白:最危險的力量與被噤聲的歷史 by 瑪莉‧畢爾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