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家植物園巡禮:走進帝國的知識寶庫,一探近代植物學的縮影(台版)mobi,azw3

英國皇家植物園巡禮:走進帝國的知識寶庫,一探近代植物學的縮影
英國皇家植物園巡禮:走進帝國的知識寶庫,一探近代植物學的縮影

《英國皇家植物園巡禮:走進帝國的知識寶庫,一探近代植物學的縮影》1759 年皇家植物园成立,宣示大英帝国领导全世界科学发展的决心。随著日不落国在世界建立殖民地,探险家也带回许多标本资料,遂使英国在植物学领域独步全球,皇家植物园更汇集了世间奇花异种,堪称世界首屈一指的科学知识库。250 多年来,这座植物学堡垒收藏了海内外的珍贵知识,也留下不少引人深思的故事……

最早来到地球的是植物。难以想像,它们远在三十八亿年前就殖民了我们的海洋。接著,当陆地从水中浮现,植物也跟著上岸,在大约四亿八千万年前为地球表面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绿意。最早的人类在区区的两百万年前,才在地球上踏出战战兢兢的第一步。

植物的总数超出我们人类许多。比起现代人类只有一属一种,目前认为现存的植物大约有五十万种。在有机碳化合物的总品质上,人类也远远落后—在陆地上,植物的生物品质大约是动物生物品质的一千倍以上。

我们需要植物。植物供给我们空气、食物、衣著、房舍、燃料、医药、运输工具,以及储存知识的方法。它们为我们的一切贡献了基本原料,且无论我们怎麽对待它们,都还是源源不绝地持续供给我们所需—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我们必须知道这惊人且毫无怨言的慷慨从何而来、如何运作,以及该如何保护它们,阻止因疏忽、意外或人为过失而造成的伤害。

这或许令人感到相当意外,儘管植物在地球上有如此的重要性,我们却在不到两百年前,才开始将植物当成是一门学科来研究。所谓的植物学,在科学榜上仍然算是个新成员,需要努力挣得一席之地。位于伦敦市中心以西约十英哩处的英国皇家植物园,座落于缓缓流动的泰晤士河的一个幽雅河弯上,许多植物学相关的重要工作都在这裡完成。

西元一七五九年,奥古斯塔公主(Princess Augusta)创建了英国皇家植物园,而后她嫁给乔治二世国王的长子、威尔斯亲王腓特烈王子(Frederick Prince of Wales)。1这片总面积三百英亩(一百二十一公顷)的绿地之所以能在伦敦郊区一大片的高级住宅区中存活下来,是因为它是皇家园林,也是最受喜爱的休憩地;因此,当植物学跻身为一门正统的科学时,皇家植物园就成了植物学研究的理想家园。一座「植物园」的概念—部分做为大众公园、部分做为科学研究机构—诞生了。它的后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世界各地,共同构筑了一个地球植物生命的独特网路,并展示各式各样的植物之美。

今日,皇家植物园裡有超过三百位科学家,包括负责命名的分类学家、专司比对的系统分类学家,还有保育学家、植物病理专家和研究人员,他们的工作从土地利用、植物自然资本和粮食研究,延伸到政治与经济范畴。当然,自皇家植物园创建至今的这两百五十年间,科学这门知识也日新月异,例如对分子生物学等领域及相关技术的掌握,皆有迅速进展。但科学家一直试图回答的问题,却仍大致相同。

最早的植物学家是真正的拓荒者。他们通常得努力对抗偏见与冷漠。在那时,植物学并不被认为是真正的科学,充其量不过是个「灰姑娘」学门,只适合闲闲没事干的绅士淑女在自家花园消磨时间。最伟大的植物学家们都出身于其他专业—园丁、工程师、甚至是僧侣或祭司。他们被视为怪人,其他伙伴们得勉强在征服与发现的探险旅程中忍受他们的存在(例如库克船长〔Captain Cook〕第一次远航中的约瑟夫‧班克斯〔Joseph Banks〕),但仅此而已。在许多胜利或悲惨的故事中,这些科学先锋扮演了不平凡的角色,当中有些人发现自己找错目标,甚至用错方法;然而,故事真正的主角,还是植物。从看起来像蜜蜂的兰花,到大得可以走在上头的睡莲,它们释放出强大的魅力,激发人们去追寻相关知识,去驯养、种植、(往往还加上)食用来自帝国最遥远角落的植物,以及去认识、见证这些骇人奇观或吸睛珍品。

《英國皇家植物園巡禮:走進帝國的知識寶庫,一探近代植物學的縮影》(台版)mobi,azw3下载:

 

支付 ¥20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0%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