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正向思考kindle版mobi,azw3

失控的正向思考
失控的正向思考:我們是否失去了悲觀的權利?

失控的正向思考:我們是否失去了悲觀的權利?(新版)mobi,azw3樂觀本來是一種健康的態度。但近年來由於各類勵志叢書、演講、企業文化的風行,正向思考成為一種新興宗教。熱切的信徒都在自我審查,強迫自己排除負面的念頭。更嚴重的問題是,勵志書不勸人擔心社會經濟現況,反而鼓勵大家去實現物質渴望,因此全民舉債的風氣高居不下。

作者認為,這種思想風氣源美國的新教倫理。上層階級一廂情願地認為,人會貧窮是咎由自取的,是懶惰和其他壞習慣造成的,更甚者,是心裡不願變成有錢人。他們鼓勵青年人領取低薪,說是培養企業精神,正向思考儼然成為企業的打手。不過,近年經濟崩盤,失業率不斷飆升,這些論調已證明是謊言。

作者並不反對探索內在與自我成長,但強調,真正的正向態度,是要具備勇氣,能面對社會的真實境況。世界上並沒有無盡的財富,貧富不均是政治、經濟與社會結構問題。世界不會自動變好,我們應該尋找對策、相互幫助。更重要的,幸福不是來自一味寄望於結果,審慎評估風險、務實規劃工作,努力的過程就是最大的收獲。

二十世紀末最引人注目的宗教發展就是,老是拿罪人會下地獄來嚇人的喀爾文教派以基督教右派之名復興了。基督教右派最重要的代言人是電視福音佈道家傑瑞.福威(Jerry Falwell)和派特.羅伯森(Pat Robertson),他們嚴厲譴責同性戀和男女平權主義者之類的「罪人」,而且預言世界末日即將到來。不過在此同時,一個比較親切的流派也穩定拓展根基。這個流派就是正向思考,現在以基督教之名作為掩飾。喀爾文主義和正向思考上一次正面交鋒是在十九世紀,當時正向思考仍稱為新思想。兩派在接近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紀交替之時,再度槓上了,不過並沒有公開衝突,只是靜靜地爭奪市場,包括電視觀眾數量、書本銷售量以及不斷增加的信徒人數。傳教者從佈道台上,把正向思考的宗旨傳給住在郊區的白領勞工以及無數低薪的藍領勞工。當時白領勞工只有在工作時接觸過正向思考,但無數低薪和藍領勞工則完全沒接觸過。

不論用哪種量化方法來估算都會發現,現在最成功的傳教士是正向思考家,他們不再提及罪惡,對飽受教規折磨的右派教徒、墮胎與同性戀議題,通常也鮮少置喙。正向思考家不威脅世人會下地獄,不承諾上帝會救贖世人,不說耶穌在十字架上受難的可怕故事。事實上,現在廣受歡迎的大型教會,也就是「巨型教會」(megachurch),都採用新方法來傳福音,而且不擺十字架了。巨型教會是指每星期有超過兩千會眾出席的教會。從二○○一年到二○○六年,巨型教會的數量增加了一倍,達到一千兩百一十座,算一算,這些巨型教會的會眾總數將近四百四十萬人。

《失控的正向思考:我們是否失去了悲觀的權利?(新版)mobi,azw3》下载:

 

 

支付 ¥10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8%的内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