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论自发性(詹姆斯•斯科特)kindle版mobi,azw3

六论自发性:自主、尊严,以及有意义的工作和游戏kindle版mobi,azw3的作者著名的当代思想家、耶鲁大学教授詹姆斯•斯科特曾告诉我们国家的视角为什么是错的。现在,在这本简短易懂、极其个人化的新作中,他论证了无政府主义者的视角为什么重要。他用引人入胜、斗志昂扬,甚至幽默的方式,捍卫重视地方性知识、常识、个体创造力、自发性的无政府主义思维,令我们能够审视世间百态……小到学校、工厂、养老院、游乐场里的日常社会政治互动,大到民众抗议和革命。

詹姆斯·C.斯科特可能是个无政府主义迷狂,对农民政治学、革命、东南亚和阶级关系很有兴趣。而这本从自主、尊严,以及有意义的工作和游戏六方面,把无政府主义提到了非意识形态领域,而是批判型思维方式,小到闯红绿灯、抄近道、超速以及危地马拉当地农民的果园,背后无不暗合了老子道德经的无为而治,道法自然,这就是作者提倡的自发性或无政府主义。另外作者还写过精彩的《弱者的武器》(关于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逃避统治的艺术》(东南亚高地的无政府主义历史)。

无政府主义的透镜,或曰像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一样观察

我因为缺少一种系统的无政府主义哲学和世界观,并且在看待事物时总体上缺少一种周全而得法的视角,所以打算采取一种无政府主义透视的方式来阐明我的论点。我想要说明的是,你如果透过无政府主义的镜片看待民众运动、革命、寻常政治和国家的历史,就能获取一些从其他视角得不到的洞见。有件事会变得昭然可见:即使民众对无政府主义或无政府主义哲学闻所未闻,他们的意图和政治行为中也会有无政府主义原则在积极发挥作用。我想,在无政府主义的视野下有一点尤其突出,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首次使用“无政府主义”这一术语时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它就是互助关系(mutuality),或者说是“不经等级制度和国家制度达成的合作”。另一个凸显的观念是无政府主义对混乱、对社会性学习后产生的即兴行为的容忍,以及无政府主义对自发合作、自发互惠的信心。在罗莎·卢森堡的观念中,相较于先进政党中的小部分精英分子在治理上的精明选择,她更倾向于劳动阶层诚实的试错。这正印证了上述的无政府主义立场。我的主张也并不激进,我认为,无政府主义的透镜比其他途径能更好地挖掘这一领域的深度。

我推崇的是一种“过程取向的”无政府主义,或许也可以称之为“作为行事方式的无政府主义”。既然如此,读者可以不无道理地提出疑问:你提议采用的是无政府主义的哪一种透镜?毕竟无政府主义学说是多种多样的。

我提议的无政府主义视角,需要我为政治、冲突、争论以及持续不断的不确定和试错做辩护。这就意味着我反对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盛行于无政府主义者中的那种乌托邦科学主义。在当时那种工业、化学、医药、工程和运输技术突飞猛进的环境下,不难理解为何不论左派还是右派都对现代主义抱有高度乐观的情绪,都认定稀缺性问题已经在原则上得到了解决。很多人相信,科学进步已经发现了自然的法则,与此同时也发现了解决人类生存、社会组织、制度设计方面的问题的科学途径。随着人们越来越理性、越来越有知识,科学将告诉我们应该如何生活,而政治将不再是必需品。圣西门伯爵、约翰·斯图亚特·密尔、马克思、列宁,这些人虽然差异显著,但都倾向于期待一个由开明专家治理的未来世界,治理这个世界依靠的是科学原理,“物的管理”将会取代政治。从德国在一战期间令人惊叹的经济总动员中,列宁看到的是社会主义的未来,它如同一台嗡嗡轰鸣、流畅运转的机器——只需要把德国军国主义者从国家掌舵者的位置上换下来,代之以无产阶级的先进政党,管理活动就会让政治靠边站。对于很多无政府主义者来讲,同样的进步通往的是一种令国家不再重要的经济。但如今我们已然认识到,物质的丰富远不会取消政治,反而会催生政治斗争的新领域;同时,国家社会主义与其说是物的“管理”,不如说是一个保护统治者特权的经贸联盟。

《六论自发性:自主、尊严,以及有意义的工作和游戏mobi,azw3》下载:

 

 

支付 ¥10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1%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