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kindle版mobi,azw3

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論狗屁工作的出現與勞動價值的再思
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論狗屁工作的出現與勞動價值的再思

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論狗屁工作的出現與勞動價值的再思。mobi,azw3狗屁工作的蔓延與膨脹如同病毒,充塞在我們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工作從根本上就無用、對這個世界毫無貢獻更讓人沮喪的了。恐怖的是,這是多數人所面臨的命運……

敬告全體冗員:廢的不是你,是那些毫無價值的狗屁工作!

著名的英國人類學家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在《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Bullshit Jobs)一書打破了這樣的刻板看法。無論其待遇如何,事少的工作往往缺乏意義,不僅剝奪了當事者的滿足感與成就感,他們還必得費力假裝忙碌,或甚至瞎忙於一些瑣碎無聊的細節。當然會有人為了維持生計,願意忍受這些不斷否定自我存在感的工作,但是格雷伯強調,也有不少人寧願為了自我尊嚴與自我實現,而決定放棄這些職位。

狗屁工作是什麼?

讓我們從一則堪稱狗屁工作之典範的例子說起。

德國軍方有家分包商,阿寇為這家公司工作。呃,其實是這樣的,德國軍方有家分包商,分包商有家分包商,分包商有家分包商,最後這家分包商僱用了阿寇。阿寇如此描述他的工作:

  • 德國軍方把IT事務發給分包商做。
  • 這家IT公司把後勤事務發給分包商做。
  • 做後勤這家公司再把人員管理事務發給分包商,也就是我工作的公司。
  • 好的,現在有個士兵甲,要搬到隔壁再隔壁的辦公室。但他不能把電腦搬過去就了事,他必須填一份表單。
  • IT包商收到表單,有人會審核,再轉發給做後勤的公司。
  • 做後勤的公司核准換辦公室乙事後,再向敝公司發需求。
  • 敝公司坐辦公室的人接手做他們該做的事,這時我登場了。
  • 我會收到一封電子郵件:「C時間到軍營B。」這些軍營多半離我家一百到五百公里遠(六十二~三百一十英里),我會租台車,開到軍營,跟調度員說我到了,填表,卸下電腦,裝進箱子,封箱,請後勤公司的某人把箱子搬到隔壁房間,我到隔壁房間開箱,填另一份表單,把電腦組起來,打給調度員告訴他我花了多少時間,將所有文件寄給調度員,領錢。

對,不是士兵把電腦搬動五公尺的距離,而是兩個人開合計六到十個小時的車,填約十五頁的文件,浪費納稅人寶貴的四百歐元。

海勒(Joseph Heller)有部一九六一年的小說《第二十二條軍規》(Catch-22),把這種荒誕的軍中繁文縟節寫到家喻戶曉。阿寇的故事乍聽之下是同一類的經典實例,但有一個關鍵處不同:故事裡只有一個人是真的為軍方做事,其他人技術上都算私部門的一份子。當然,有段時期,各國國軍都自有通訊、後勤和人員部門,只是到了今天,這些事情全都層層轉包給私部門去完成。

阿寇的職務堪稱狗屁工作的範例,原因很簡單:消去他的職位,沒有人會發現世界有什麼改變。而且,德國軍事基地恐怕不得不以較為合理的方式移動設備,十之八九事情還會改善。重點來了,阿寇比誰都清楚這份工作很荒謬。(其實,阿寇發這篇文章的網誌下方旋即冒出一票自由市場的愛好者——在網路論壇上,他們老是這樣冒出來——堅稱:既然是私部門創造這份工作,按定義,它勢必服膺於某個正當宗旨。為了維護這份工作堪稱莫名其妙的主張,阿寇還得跟這群自由市場的愛好者辯論。)

我認為這就是適合界定狗屁工作的特徵:狗屁工作徹頭徹尾沒意義,就連每天做這件事的人都找不到一個好理由說服自己去做。他不見得能向同事坦白——不坦白多半都有很好的理由——無論如何,這份工作沒意義,他是心知肚明的。

下载: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