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均衡:哈佛經濟學家推理系列mobi,azw3

一般市面上的经济学书籍,大多是照本宣科、或者强调严谨的逻辑思考,当然,这符合这门学科的要求,然而经济学始终有进入的门槛,使得「经济」常被学生们戏称为「经常忘记」!

然而这一套「哈佛经济学家推理系列」,宛如天外飞来一笔,而且一次三本! 是运用推理小说形式所写的经济学小说。其作者马歇尔.杰逢斯(Marshall Jevons)是笔名,源自两位知名的经济学家:马歇尔(Alfred Marshall)以及杰逢斯(W. S. Jevons)。而真正的作者,是两位美国当代的经济学家,他们以推理小说的形式,夹带了「文以载道」的经济学观念,于一九七八年推出了第一本经济学推理小说《边际谋杀》(Murder at the Margin),该书一炮而红,受到经济学界以及小说迷的关注。两位作者再接再厉,一九八五年出版了《致命的均衡》(The FatalEquilibrium),而后一九九五年出版《夺命曲线》(A Deadly Indifference),都颇获好评。

这三部小说共同的主角是哈佛大学的经济系教授亨利.史匹曼(Henry Spearman),他在书中将遭遇到离奇的凶杀案件,然后他运用经济学的常识推理,漂亮破案。然而,这些小说并非著重在谋杀案的血腥,反而花费相当的篇幅来描述一位经济学家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观察,充分体现马歇尔曾说的,经济学是「对人类日常生活的研究」。因此在作者笔下,关于日常生活的经济分析随处可见,藉以突显经济学家看事情的方法有何不同,并回到日常生活中印证这些经济学概念。因此在书中我们会看到供给需求、机会成本、消费者剩馀、边际效用等等概念的日常意义。

一只小型针筒躺在紫檀木书桌的正中央,柔和的桌灯是唯一光源,照亮了针筒周围,几支自来水笔和拆信刀、一只放大镜、各式各样的迴纹针、文件夹、橡皮擦、镊子,围绕著这块清出来放置半透明针筒的空间。紫檀木桌面光可鑑人,红中带黑的条纹与放在上面的针筒一点也不协调。事实上,这样东西根本与整个房间格格不入。

书桌下铺了条地毯,边缘装饰著褐紫红色的绒线,同色系的深色窗帘环抱两扇俯瞰街道的大窗户,窗台上放著深紫红色的丝质靠垫,和角落的布沙发颜色相称。壁炉里柴火燃烧著,在奶油色的壁纸上投下了灰色的阴影,几乎掩盖了上面镶著淡淡金边的鸢尾花图样;大理石的壁炉架上,一组玻璃动物马戏团冷冷地看著书桌前动也不动的人影。几分钟过去了。现在针筒夹在主人的指间,活塞缓缓地、不慌不忙地向后拉,小小的筒子里吸进了五西西透明无色的液体,沉重的呼吸是房内唯一的声响。

接著,空了的药水瓶被塞进抽屉深处,埋没在杂七杂八的用品中;将针筒举至与视线同高,对著檯灯的光检视。刻度显示里面的液体足以达到想要的结果。

「真蠢,只能这麽说。而且顽固透顶。本来大可不必这样的。」但一切已成定局。今晚安排好了一连串必要的行动,为此事划上休止符。时间已是深夜快十一点。今天是一月十日,正好在一个月前,原本安全无虞的世界开始受到了侵扰。喀什米尔围巾和厚重的外套披上了身,准备踏上这段寒冷的路程。一切都已经过事先排练。

人影下了楼来到前厅,壁炉里的火无人照管,逐渐转弱。在门口立灯的光晕中,最后最重要的动作完成了。从大衣口袋掏出来的,是一双鬆垮垮的棉质手套;在这个寒冷的新英格兰雪夜中显然不够保暖。

左手戴上了手套,然后将针筒小心翼翼地塞进食指和手套布料的间隙中,再仔细调整针头的位置,稍稍突出手套尖端的接缝,针头轻易穿透了棉布。现在只要一个动作,一个练习过好几次的动作,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掌心向前一推,滑动的活塞自会完成任务。

本书地址:

支付 ¥6 购买本节后解锁剩余34%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