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快乐

庆丰年间,事情的发展,终于要到了在大街上或公开场合焚书的地步了。
%title插图%num
睁眼醒来,还以为一夜回到秦皇时。作为一个在出版圈了混迹多年的人,对图书馆藏书的剿灭战役,是早就造势好了的,几个朋友圈里,别管他们吹什么牛逼,或争什么问题,只要把那张通知的图片一放,立马就安静了。哀莫大于心死,都到这份上了,吹牛和争论还有[……]

Read more

如何记录一座城

为一座城市做记录,或者写一部关于城市的传记——我看书不多——还没有能写得很好的,
 大多数关于城市的书籍,似乎都变成了关于地理、历史(政治的,经济的,大人物的)制度的堆砌,然而一座城市之所以是一座城市,不应该是它熙熙攘攘的人流、叫卖声起伏的商摊和它或叫人欢喜,或叫人厌恶恶心的日常吗?一座不关[……]

Read more

秦王坐山观虎斗,求韩王的心理阴影面积

《史记·张仪列传》记载:
惠王曰:“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或谓寡人救之便,或曰勿救便,寡人不能决,愿子为子主计之馀,为寡人计之。”陈轸对曰:“亦尝有以夫卞庄子刺虎闻於王者乎?庄子欲刺虎,馆竖子止之,曰:‘两虎方且食牛,食甘必争,争则必斗,斗则大者伤,小者死,从伤而刺之,一举必有双虎之名。’卞庄子以为然[……]

Read more

一记:公众号终于有幸被封了

两年前弄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闲的时候就写写文章,长短不一,主题不定,大多是有感而发或者读过一些书后的所思所想。后来,当局的神经越来越敏感了,往往不知道哪里就挑得当局兴致大发,不是删文就是屏蔽,虽然如此,还是想着法子,钻着空子。现在,空子也没有了,动不动就被举报,终于走到被封这一步。
这就像眼睁睁看着自己[……]

Read more

作为个人,怎样避免暴政:附《暴政 :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下载

这本书的作者是以美国读者为对象,写的也是二十世纪的事情,比如希特勒、斯大林等等暴君,但暴政不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自然消失,有时候它会借着愚民的力量重返历史舞台。作为一个人,怎样在一个暴政下,过上精神或者心灵自由的生活呢?作为一群人,怎样在一个暴政下,凝聚起勇气,过一种有尊严的生活呢?书中提供了些答案。[……]

Read more

鲁迅先生论奴才

《南腔北调集·漫与》
一个活人,当然是总想活下去的,就是真正老牌的奴隶,也还在打熬着要活下去。然而自己明知道是奴隶,打熬着,并且不平着,挣扎着,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即使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

Read more

城记:一个傻逼,又一个傻逼

我住在这座城里已经七年了。要说明白点什么,那就是我终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傻逼。
以前看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里面说到,气候热的地方,盛行专制。温和的地区,则是自由主义的天堂。孟德斯鸠的意思,现在来说,叫做“地理环境决定论”,人成为什么样的人,除了爹妈的因素外,最重要的是地理环境、自然环境的影响。起初我[……]

Read more

毫无底线与新闻自由(备份)

关于香港的事情,本来我是一点也不想说的。刚开始闹起来的时候,我们这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过了几个月,在QQ微信群里,聊天扯淡的间隙,就有人冷不丁地插一句:香港怎么了?大概大家都觉得香港挺好的,也没人搭理,于是乎继续聊天扯淡。洋洋14亿人,对东方明珠竟视若不见,可见我们新时代的信息控制手段确是技高一筹了[……]

Read more